今年

張貼者:2017年1月5日 下午6:20King Yip Fong   [ 已更新 2017年6月13日 下午7:29 ]

2017-06-14 九七回歸後一個月,亞洲金融風暴爆發,跟住有大鱷狙擊港元,當時聯繫匯率比較簡單,有人狙擊沽空港元,抽資立即就牽動套戥機制,扯高息口,當時試過拆高見300厘,成個資金市場俾人抽乾晒,資產價格大跌。後來金管局總裁任志剛總結經驗,加大左資金池,防止被人挾息嘅慘痛經歷。過去幾年資金大量流入香港,部份係尋求入內地投資,令到資金池大左好多,所以雖然美國加息,香港都無需跟加,但如果資金未來持續減少,咁香港就要跟加甚至追加。九七年嘅夾息令到樓價大跌,百業蕭條,後來政府發覺呢個係大鱷有意識嘅狙擊行為,於是入市干預。同樣情況而家會唔會重演?好多人就話唔會,當中包括財金高官。

一個全球基金經理的調查報告顯示全球有84%的基金經理認為美國係最估值過高的市場。有57%的受訪者認為科網股現在很貴,只有25%認為價格合理,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只有18%認為科網股已經起泡,這是一個科網股仍然有得炒的重要信號。至於美國股市估值目前是否已過高,認為過高的44%,較5月的調查高了7個百份點,係歷來最高的,但仍然有一半的基金經理認為來自全球的利潤將會改善。目前有很多投資者都覺得美股目前最大的風險係特朗普的稅改,但基金經理的看法不同,第一是有31%認為日前最大的風險是中國信貸將會收緊,而第二是18%認為全球國債市場將會崩潰,第三是14%覺得最大風險是美國稅改。

2017-06-05 做物業投資的人,他們會了解到箇中風險,買樓的風險幾時都大過賣樓的風險,因為買樓除了得到樓宇之外,還要負上一筆巨額債務,當中所涉及的利息支出並不是負債的人可以控制,最緊要的是物業資產價格可變,債務不會變,風險亦是在這裏,因為不買的風險是資產價格繼續上升,大家損失了物業升值帶來的好處,同時,大家一定會認為買的風險是指樓價下跌,其實,這只是買賣的風險,對於有需要的人,如果唔買樓,他日就有可能要被迫付出更多金錢,這才是不買的風險。我見過不少人面對難關時,所持有現金又不足幫助他們渡過難關,被迫去賭場博一鋪,他們有七成以上可以逃出生天,但在贏錢之後,七成以上的人會繼續賭下去,最後還是走投無路,與投資物業一樣,有不少當初為了有迫切需要而買樓的人,在買樓之後,樓價上升,令到他們得到不少利潤,心思思想多買一個單位,即使不能夠獲得銀行貸款,都會用地產商的高成數按揭,甚至向財務公司貸款買樓,每當有人提醒他們的時候,他們便會話,買有風險,不買也有風險,其實,如果沒有迫切性,毋須承受不買的風險。

2017-05-29 今次穆迪將中港信貸評級調低,頗有「賊佬試沙煲」嘅味道,佢呢招除咗睇吓政府有乜反應,同時都測試埋市場。今年內地開十九大,香港換特首,喺政治上係敏感時刻,唔排除外資會借機興風作浪撳吓錢,佢哋一貫策略係先唱衰、後打倒,最初出手搞吓,睇睇目標獵物有乜反應同部署,若然對方仲有力反擊,佢就忍手等候機會,若然見到有機可乘,咁就加大火力出擊,連續出招搵食。有中環茶友話,而家大陸下行壓力未止,但美國都一樣有問題。總統特朗普話減稅,但錢從何來,若然美國持續加息,利息負擔唔易頂,而家反而比較多資金睇好歐洲,尤其法國大選結果,令民粹主義稍為收斂,有啲錢流入歐洲,所以最近見到係歐洲有唔少生意嘅長和(001)股價及相關新聞股價突破咗100元關口,成為紅底股,昨日大市炒中資股,佢就企番喺101.7元,無升跌。若然覺得歐洲資產會向好,長和股價就有條件繼續受惠。

2017-05-24 最近有物業代理在新盤銷售處發生打鬥事件,各方都表示關注,估計事情最後都不了了之。有朋友問我對事件睇法,我只能講一句「搵食艱難」,現在無論新樓二手樓的成交量太少,實在不足以支持數量龐大的物業代理,况且,根據代理行的「二八定律」,兩成物業代理做了市場上八成的生意,其餘的兩成生意就要由八成代理爭奪,可見競爭是如何激烈,但我們亦可以從打架事件看樓市走勢。不同層面的物業代理打架,代表樓市有不同的發展,如果今次打架的物業代理是屬於管理階層,最低限度是那些區域經理之類,打架代表他們有龐大客源,地產商推出的新樓數量未能滿足他們,於是,他們會在開會時爭取更多貨源,大打出手的機會很低,很激烈的口角就免不了。不過,由於是發生在會議室內,外人很難知道有這些事件曾經發生,况且,他們在事後都掩飾得非常好,地產商又會好好歹歹在事後加推一些單位來滿足各方需求,可以說是圓滿結局。如果是那些前線的物業代理當眾打架,最直接的原因是客源不足,他們為了爭客才大打出手,由此可以知道,地產商及物業代理領導所給予的壓力有多大,同時亦造成物業代理在任何時候對樓市的前景都持有非常樂觀及正面態度,甚至容不下反對聲音。事實上,樓宇成交量雖然非常少,樓價卻不斷創新高,一般評論員已經唔夠膽講樓價下跌,但從最近發生的基層物業代理打架事件,我們應該了解到物業市場即使在地產商提供高成數按揭下,客源仍然嚴重不足,樓價愈升,客源會愈來愈少,因為最好的客源是來自有樓的業主,辣招迫使他們不敢多買單位或者換樓,到最後,樓價或者唔會跌,成交量就會慘不忍睹,屆時,物業代理又會打架,不過是同地產商打,希望地產商可以減價出售新樓,如果物業代理打贏,樓市有機會回復生機。

大家都知道,樓價不停的創出新高,但為什麼還有銀主盤出現呢?事實上,在這幾個月來,銀主盤有愈來愈多的趨勢,原因很簡單,皆因在辣招之下成交萎縮,這好比炒股票,買盤和賣盤稀少,便會出現了一邊高價成交,一邊無法出售,銀主盤和成交價均創高位的情况了。所以說,在今天,炒樓客已經完全消失了,所謂的自住客,只限於細價樓,因為只有細價樓的買家才是「未上車」的市民,1000萬元以上的房子,以至豪宅,買家的目的既非自住,也非收租……收租回報率只有2厘至3厘,有Q用!買樓非為收租賺錢只能保值甚至不是為了升值……這幾年講極樓價不停創新高,其實是(出辣招後)跌一年,升一年,升埋都不夠付稅啦!升值賺錢之說,只有地產經紀才說得出口。真正的原因,是為了保值。現金不可靠,更沒有利息,股票更不可靠,買磚頭,就算再跌,也始終有嚿磚頭,比現金或股票可靠得多。

2017-05-22 值得提提的是金管局於上星期五突然加推樓市三辣招。第一項是針對以內評法計算資本充足率的銀行新做按揭貸款風險,下限由原來的10%提高到25%。金管局副總裁阮國恆說目前銀行一般在16%水平,如果提高度至25%,可令銀行的減息戰降溫;第二項是針對收入來自香港,同時持有多過一個按揭貸款的借款人,按揭成數上限下調一成,即貸款少於1000萬元的自住按揭上限,由六成下調到五成;最後一項是針對來自香港以外地區的貸款人,其供款入息上限下調一成。換言之,第一個按揭的「供款與入息比率」上限由現時的五成降至四成。市場評論金管局這幾招,估計不會對樓市即時有太大衝擊,或許改變銀行新做樓宇按揭的風險權重下限,會抑壓抑制到銀行打減息戰。即使是銀行利息不再下降,現時的利息水平也很低。至於降低按揭的成數,可能會有些少影響,但也不至於會太大。

2017-05-16 對於美國將好快加息的消息,香港人似乎不太關心,可能因為是大家都覺得無論美國怎樣加,香港銀行也不會跟。其實關鍵是港元會否持續走弱,若港元跌到金管局的弱方保證7.85,金管局就要入市沽美元買港元干預,就會令銀行體系的2600億結餘減少,等如抽緊銀根,到時本地利息就會上升。然而,除了美國加息有長遠影響以外,更值得注意的反而是聯儲局縮減資產負債表(縮表)。金融海嘯之後聯儲局將利率降到零水準,同時開始購買政府及抵押證券(QE)去刺激經濟。聯儲局於2014年底停止了QE,但經過了三次的QE,資產負債表規模已經由海嘯前的8500億美元,暴增至接近4.5萬億元!從聯儲局官員的公開講話中,當局已決定把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規模正常化,據CNBC做的相關調查,市場預計聯儲局收於明年1月開始縮表,較此前預計的早了一個月。不過,市場相信聯儲局不會馬上沽出手上的證券及債券,而係停止把到期債券續期,可以稱為被動式縮表,縮表的速度會較緩慢。另外,有聯儲局官員表示,資產負債表的規模當不會回到海嘯之前的約1萬億美元水準,會保持在大約2.5萬億美元,即只會縮減2萬億美元。該官員解釋,主要是美國經濟增長以及金融世界已經改變了。過去5年,美國的貨幣流通以每年7%的速度增長,較金融海嘯之前高出3個百分點。目前美國大約有1.5萬億現金在市場中流通,預計增長持續,未來五年將會升到大約2萬億美元。該官員又指出,人們較此前持有更多的現金,而聯儲局需要迎合人們的需要。聯儲局認為,持有較大的資產負債表規模,對市場而言是利好因素,因為當局不用沽出那麼多的債券,將減低於推高長期市場利率的壓力,不過,有分析指出,這個觀點並非全對,因為較大的資產負債表規模,意味著會出現更高的通脹,即是加息壓力更大。

2017-05-10 特朗普的如意算盤,就是透過稅改與「去監管化」的組合拳,鼓勵企業投資美國,創造更多就業。當國民收入增加,聯邦政府稅收增加,才有望改善美國財政。不過,聯儲局利率正常化的措施(包括縮表),有如銀行體系「退潮」,因規模不夠大而缺乏同業拆息議價能力、或存款基礎薄弱的銀行,將會首當其衝。難怪特朗普一方面致力把大型銀行拆骨,但另一方面又試圖放寬地區銀行的監管,相信是考慮到地區銀行缺乏規模優勢,日後可能要大幅加息搶存款,成為打擊經濟復蘇的源頭。因此,特朗普的稅改能否驅使企業增加本土投資,將直接關係到美國整體經濟表現。日後當銀行業開始加息搶存,一般百姓將要面對是否減少開支增加儲蓄收息的抉擇。但如果國民收入普遍增加,個人與家庭就毋須犧牲消費開支,也可以增加儲蓄以獲得更多利息。否則,萬一高息削弱了國民消費意欲,寧願多作儲蓄,那麼美國經濟增長中七成靠消費帶動的齒輪將難以持續轉動,到頭來聯儲局「縮表」就會導致銀行紛紛在實體經濟「吸水」的副作用。假如信貸活動急劇萎縮,經濟甚至有衰退風險。這是誰當美國總統都不會願意見到的。

2017-05-09 有人唔明乜叫縮表,簡單啲講其實即係央行收水。美國量寬放水放得咁緊要,縮表收水係遲早嘅事,無論係中國抑或美國,當儲局抽緊市場資金供應,對全球資產價格都會有影響,衝擊有幾大就要睇資金流轉嘅速度係咪會隨經濟好轉加快,足以緩和水量減少嘅影響嘞。

2017-05-08 法國大選過後,國際人士將會把視線轉到9月的德國以及英國的脫歐進程。分析指出歐洲多了一個支持歐盟的法國總統,歐盟與英國談判時將可以企得更硬。BNY Mellon的首席外匯分析師Simon Derrick昨日表示,馬克龍勝選,意味著英國脫歐談判將更加艱辛。事實上,睇近三個星期的事態發展,已經見到英國在與歐盟的脫歐談判,處處碰壁,上月初歐洲議會5日以516票贊成、133票反對,通過一項決議,為英國脫歐談判劃下「紅線」,堅持英國須先就脫歐條件取得實質進展,才能與歐盟洽談貿易協定。決議指出,英國退出歐盟前與第三國進行貿易協定談判,將違反歐盟法律;英國也不能與歐盟其他成員國在雙邊層面上商談退出程式或未來關係問題。

2017-05-02 另外前聯儲局主席伯南克的言論值得關注。他接受CNBC專訪時表示,美國即使成功減稅,經濟也很難達到特朗普政府承諾的3%增速;而聯儲局縮表(即沽出手持債券收緊銀根)幅度或高達現有持貨的一半,但不會回到金融危機前水平。伯南克認為全球經濟形勢和美國就業人口老化結構的改變,即使實現特朗普的稅改方案,會在提振短期消費支出能力的同時擴大赤字,因此不會創造生產力奇跡。但長期來看,要想突破GDP現有的2%增速區間抵達3%的目標並不現實。針對美聯儲加息和縮表的路徑問題,伯南克認為應秉承循序漸進又清晰透明的步伐,減少對市場的過多干擾。伯南克認為,聯儲局最多可以將現有的4.5萬億美元資產負債表縮減一半,即減少至2.3到2.8萬億美元。而且出於為銀行間提供充足短期流動性的現實考量,聯儲局資產負債表不應再低於1萬億美元,即重回金融危機前的持債水平。伯南克建議美聯儲應在短期基準利率提升至相對高位時再談縮表,最好在縮表之前就設計好最終的持債規模到底是多少。美國開始接連加息,但美元在今年1月站上14年新高之後,美元指數在今年內已整體回落了3%,美息也見高回吐。但要小心如果聯儲局縮表的路線圖曝光後,美國開始第二個大收水浪潮,美息會向上,美元也會再上。

2017-04-30 外國傳媒報道,人稱「法國特朗普」的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總統候選人勒龐再次表示,「歐元已死!如果當選總統,法國將重新擁有本國貨幣。」勒龐稱,從未說過法國將退出歐元區,但如果當選總統,將與歐盟就領土、法律、經濟和貨幣等涉及主權的關鍵問題展開談判,最終交由法國人民決定。她強調,單一貨幣已是束縛,很大程度上構成現時大規模失業。

2017-04-29 Prechter最新仍警告,全球股市,尤其是美股已進入岌岌可危的狂熱,估值非常貴。若以「波浪理論」分析,美股已進入最後「5浪」,一旦確認見頂,將較1930年代更差,呼籲投資者應等待低潮才入市。Prechter指出,若扣除所有通脹因素,股市的真正頂部在1999年。經歷了漫長調整期後,直至2009年3月才開始最後的「5浪」上升;而道指相比金價(道指/金價)則在2011年出現「B浪」反彈。Prechter表示,它們的頂部通常會同步出現。在「波浪理論」中,升市分1至5浪,其中1、3、5是升浪、2及4是調整浪;5浪是終極一升;之後是A、B、C浪,其中A及C是跌浪,B是反彈浪。Prechter現時的分析是「百年長期浪」。他仍肯定地說,今次「波浪理論」預示之後的調整程度將大於1930及1940年代。有分析指出,電腦程式已可取代Prechter。對此,Prechter直言十分膚淺,理論易學難精,否則人人發達。他表示,現時升浪是1974年延伸出來的長期「第5浪」,歷時較一般人預期為長。故此,1987至2007年美股在下挫後仍能創新高。對於很多分析員表示,現時資產升值是因聯儲局「放水」,但Prechter反駁,不要忘記聯儲局在2007年也將貨幣供應推至高峰,也阻止不到2007至2009年大冧市。到了2017年,道指相比PPI(道指/PPI)升至新高,這是「超級周期」的末期象徵。故此,投資者會見到信貸膨脹到歷史高位,美國企業、聯儲局、華府也會對經濟樂觀,這就是由盛入衰的轉捩點。Prechter警告,現時已非常接近由盛入衰。Prechter於1971年畢業於耶魯大學心理學系,然後在4年裏成為專業音樂家,之後因對股市分析有興趣而轉戰美林證券市場分析部,1976年4月他開始撰寫「波浪理論」報告,被市場譽為「波浪大師」。曾準確在1980年代初期發出黃金和白銀的熊市警告;2008年油價高峰時,曾稱商品價格將見頂(現時商品指數已跌穿08年底部);2009年2月呼籲淡友離場;2015年6月預警股市大調整。

2017-04-27 納指係二○○○年科網狂潮曾經升破5000點,之後泡沫爆破,指數插穿1300點,跌咗七成半有多,經過十幾年時間,指數重新爬升,突破咗6000點大關,而家唔同嘅係納指已經由蘋果、阿馬遜等五間大公司領導,阿馬遜老闆貝索斯仲取代股神巴菲特成為全球第二大富豪,同首富蓋茲同樣係以科技稱霸商場,而過去唔沾手科技嘅股神都買入蘋果股份,作為投資組合一部份。有中環茶友話,由呢個角度去睇,美股屢創新高,同總統特朗普嘅關係唔係咁大,美國企業係科技領先全球,創造咗大量財富,而家中國係科網同人工智能,電動車等新領域,希望能夠同美國比肩,中國經濟係咪升級成功就好睇呢樣啦。

2017-04-26 軍事外交出左洋相,特朗普今個星期就會提交減稅建議頂一頂。一般估計,美國政壇班幕後大佬未必聽佢支笛,但講到減稅就好啱班財團聽,出事機會細啲,所以股市偷步炒上,美股前晚就升逾200點。不過,美國嘅財赤唔細,要大幅減稅錢從何來係問題,有分析估計,特朗普要寬免巨企海外盈利調回本土嘅空間大啲。主要因為呢啲錢本來就徵唔到稅,利誘佢地調回本地嘅成本唔高,要留意嘅係美資若然調錢回國,對全球資金供應會有乜影響,如果美股再向上飊,就不妨先食啲胡。

2017-04-06 投資證券行,只是為了方便自己做事,那些莊家、上市公司,不介意自己開一家證券行,每年蝕幾百萬元,專門做自己的生意,也好有一個方便。反正,幾百萬元,炒一隻股票,賺十倍還不止,算是成本的一部分好了。太多股票行成立,僧多粥小,自然扯薄了利潤。另一個原因,就是證監的compliance(合規)要求愈來愈多,這令到證券行要請更多的人手,去滿足合規的要求,這當然要花更高的成本。如果是A組大行,有足夠的人手分工,根本不成問題。但是,C組行的利潤似有還無,一年多花一百幾十萬元的人力成本,已經足以侵蝕很大部分的利潤了。簡單點說,broker firm已經無法經營,現在證券行的真正收入,只是來自其他業務,例如corporate finance,又或者是放數,甚至是作為做賊的基地,如此而已。

自金融海嘯以來,聯儲局把美國基準利率降低至零之餘,更三度推出「量化寬鬆」(QE),不斷買入國債及抵押債券放水救市。令到資產負債表規模大幅增加1萬億美元至目前的4.5萬億美元!雖然聯儲局在2014年10月底宣布終止QE計畫,但資產負債表規模其實並無減少,主要是聯儲局持有的債券及抵押債券到期,它收回現金後,又重新投入市場內買債。市場估計,聯儲局的「縮表」計劃的第一步,是停止這個「重投」(roll back)政策。千萬不要低估了「重投」的這筆數,據美銀美林美國短期利息策略部門主管Mark Caban指出,2017年聯儲局重投到國債及抵押債券的金額達到1950億美元,明年達到4220億美元,到2019年又會再有3460億美元!若停止重投,市場就會少了上述的資金供應。
聯儲局開始「縮表」的時間比市場原來預期的早了幾個月。有分析指出,聯儲不再重新投入到期國債及抵押債券的資金,直接的效果是市場上減少了部份「便宜錢」,其次是國債市場及抵押債券市場上忽然間少了一個恆常的大買家,令到國債及抵押債券價格下跌,推高債息及抵押債券息率。至於加息方面,聯儲局由2015年底開始加息,至今一共只加了三次息,加息步伐緩慢而穩定。市場預期聯儲局今年只會加多兩次息。不過,紐約聯儲主席杜達利上週已經建議,聯儲局應該提提加息的次數,之後暫停下來,進行縮表後,然後繼續調升利率。

2017-03-31 海航近年在港投地進取,近期佢哋投到4幅啟德地,除了兩幅是通過香港國際建投入標外,還有兩幅是以海航名義入標,4幅地合共涉資逾270億元,令海航成為區內大地主。今次供股有人形容為撲水投地,外界有此印象相信源於先前個投地價嚇咗港人一跳,當時仲有啲測量師認為佢計錯價,估佢會撻訂止蝕了事。結果呢個想法錯咗,海航繼續用天價不斷投地,成為區內最大地主。呢次佢供股俾人話撲水,但睇番大股東係自己包銷,咁即係話小股東唔供佢就供埋,預咗要上身,咁樣做事先應該整定水喉,預備隨時自己全數泵水;加上今次佢供股比例大而無折讓,股數1變3,而且用溢價供股,供完股市值亦都1變3,由現時44.7億大增到134億,似乎佢係想谷大公司市值規模,多過喺市場抽水喎。

2017-03-24 其實市場真正把新醫改和減稅連結起來,話減稅方案和醫改方案有何關係?有幾個可能,
第一如果眾議員通過了醫改方案,而參議院又通過,將來減稅方案通過的機會也很大。
第二是眾議院過參議院唔過,或者最後要通過一個大幅修訂的方案,那麼稅改就會困難重重,市場是期望由35%利得稅減到20%,不是減到30%。
第三是連眾議院都過唔到,咁就比較大鑊。因為可以推遲幾個星期再來一個修改方案再提堂,雖然特朗普話明唔想咁樣,但過唔到唯有這樣做。不過這樣亦意味著稅改法案也可能大幅延誤,甚至嚴重走樣。
雖然市場一般相信稅改因為人人有錢落袋,所以更易通過,但醫改一唔掂,骨牌效應就來。所以醫改過唔過到、點樣通過,仍然是關鍵,可以話大市俾醫改挾持咗。

2017-03-20 聯儲局於2014年10月停止QE,但仍把收回的本金重新進行再投資,所以資產負債表的規模這幾年以來,並未減少。通俗點講,當年QE時聯儲局透過印鈔買債,大量放水出街,那些放出去的水未直接收番,到賣債券出街或債券到期收到現金不再投資,就等如收番那些過去放出街的水源。高盛估計,聯儲局今年仍會繼續將收回的本金再投資,至12月可能公佈停止再投資的計劃。即係等如收水。高盛對聯儲局削減負債資產表規模,假設了兩個情況,第一個是「早開始,被動式減量」(early start, passive runoff),即今年12月開始在10個月逐步減少再投資,無需出售資產。第二個是「遲開始、主動出售」(late start, active sales),即到了明年7月才停止再投資,之後開始每月出售400億美元的資產。
  

2017-03-17 海航買第一幅啓德地皮時,成交價已經超出市場預期上限40%,如果第二幅、第三幅啓德地皮是以市場預期之內售予其他地產商,海航不但立即有所損失,而且融資會有困難,在這情况下,海航唯有不斷以高價投地,這就是侷賭。雖然海航在這期間不斷呼籲其他國內地產商以高價投地,減少海航的負擔,但結果並不理想,海航唯有侷賭,現在,海航雖然以高價買了4幅啓德地皮,但還有十幾幅啓德地皮準備推出市場,只要有一幅以低價賣出,就會令到海航損失慘重,香港地產界人士都知道,海航現在進退維谷。

2017-02-10 特朗普話2至3周推稅改的講法,令到投資者為之一振,市場氣氛之為之好轉,俗稱股票恐慌指標的VIX指數昨日跌5%至10.88。特朗普競選及上任前大講減稅、加大建基和放寬行業監管,但上任後稅改提都無提,昨日終於講到減稅,這是重燃市場的獸性。大市有番些少起色,可以理解。不過這還是近期的低息環境和不俗的企業盈利,加上投資者對美國可能減稅回復信心,係一個組合在起作用。

2017-02-06 香港樓市單位愈細,樓價愈貴。同一個新盤,以呎價計,一房貴過兩房,兩房貴過三房。呎價愈高,單位就愈細,這是香港樓市的畸形現象。聽到這些故事,覺得香港人對高樓價已經麻木。我們最近見到很多蝕讓的消息,買劏舖固然蝕到阿媽都唔認得,百幾萬元買入一個銅羅灣區劏舖,只能賣得25萬元。過千萬元的大單位,樓價已經不前;而兩千萬元的大單位,有很多二手單位轉手,牌面要蝕一百幾十萬離場,如果計埋所有成本,隨時要蝕一、兩百萬元。整個樓市已變成為用家市場、細單位的天下。主要購買力則來自那些捱了一世的父母,用幾百萬元首期買一個蚊型單位,協助子女置業同結婚。所以話買樓一定賺也未必,主要是買細價樓賺啫,買大碼樓亦好易衰。現時買樓收租的平均回報,稅前平均只有2厘左右,回報這樣低,反映樓價已很高。如果講收益,可以不買樓,買地產股。以新地(016)股價及相關新聞  股價及相關新聞 為例,回報有3.6厘。由於不需要交稅,已經比買樓的2厘收益高出一倍。

2017-01-24 高盛分析師上週五就撰文表示,觀乎特朗普在競選時對於貿易保護主義的言論很一貫,任命的貿易部門首長更係常批評中國貿易政策的納瓦羅,而特朗普提名為特別顧問的卡爾·伊坎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採訪時更表示,「如果要跟中國打貿易戰,遲早要解決,那不妨早一點打,早點結束。」所以,要估計美國新政府未來不在貿易上開打,機會不大。中美經貿關係壓力攀升,中美貿易戰似乎進入了「一觸即發」的狀態。高盛指出,貿易戰展開,美國減少外國進口,最受重擊的是北亞洲國家。高盛估計美國從亞洲進口的削減,出現乘數效應(multiplier effect),導致亞洲的經濟活動受影響的降幅度大2.6倍。美國進口每降低5%,將會導致MSCI亞洲指數(日本除)下降8%。以乘數效應而言,中國的生產是最大的(大約是3倍),但由於台灣及北韓等經濟比較依賴貿易,將會造成最大的經濟負面衝擊。高盛推算,美國減低GDP進口的1%(大約是7%的進口),將會令到台灣及南韓的GDP降低接1%,而中國降低0.6%。另外,共和黨內部對貿易戰也難以取得共識,因為做法過於激進,會帶來戰略和外交風險;再者,按美國現行法,只允許總統在不超過150天的時間內對所有進口商品徵收最高15%的關稅,未正式做總統,點講都得,真係要對中國全面徵收45%懲罰性關稅,唔係咁易可以做得到。我認為真正難估的是特朗普容許中美磨擦到何地步,他聲言搞貿易戰是為了獲取貿易利益,提升自己的民望。搞得不夠沒效果,搞得太強有反效果,如只集中在一兩個行業如鋼鐵和化工,負面作用有限,若全面開打貿易戰,美國進口大減,產品成本大升,會馬上激發通脹,推高利息,壓抑經濟。沿此思路想,特朗普是生意人,全面打貿易戰的可能性不太大,但個別行業搞吓的機會不低。估計中美貿易磨擦會在下半年隨著談判失敗而升溫,被指低價傾銷的相關行業有壓力,如鋼鐵、化學、塑膠、橡膠、玻璃、金屬製品等,近日見鋼股升得較多,不排除一個月內會上試高位,再升10%以上,不應追貨,應該減持,萬一對入口美國鋼材徵懲罰性關稅,鋼股會受影響。

國際調查機構Demographia今日發表題為《Demographia International Housing Affordability Survey》報告,結果香港連續7年登上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的「一哥」地位,打工仔份糧要不吃不用18.1年先夠買樓,亦即假設21歲仔大學畢業,如果只靠自己,要「唔食唔用」到大約39.1歲先好諗做業主!為全球9個國家、406個地區、92個人口逾100萬的頂級大都會中最「離地」。換句話說,遠遠拋離東京、紐約、倫敦等國際大城市。值得注意的是,該調查數據採自2016年第3季,當時香港樓價並未「破頂」!報告指出,截至2016年第3季,香港樓價中位數相當於港人每年收入中位數的18.1倍,原來已較2015年同期發表的報告19倍「略為下降」,但仍高於2014年的17倍。根據Demographia定義,只要倍數高於「5.1」,就可視為樓價嚴重地超出負擔水平,足見香港樓價的瘋癲程度。究竟香港樓價有幾「離地」?報告指出,排第2位是澳洲悉尼,其樓價中位數相當於人均收入中位數是12.2倍,但相比香港,絕對是「蚊髀同牛髀」;排第3位是加拿大溫哥華,樓價是人均收入的11.8倍;去年排第8位的倫敦則10大不入。若只計東亞除日本部分城市外,僅新加坡可以與香港「抗衡」,但新加坡相關倍數僅4.8倍,即新加坡年輕人「不吃不飲」4.8年就可以買樓,遠遠低於香港,亦低於嚴重地超出負擔水平的5.1數值。報告顯示,新加坡樓價中位數僅41.25萬坡元(約225萬港元);香港則是542.2萬港元,相差逾倍!

2017-01-23 樓價問題,則是一個跨階層的問題,對年青人的影響尤大,因為他們出來工作後,特別是需要結婚的時候,都要搬離父母,需要買樓或租樓。如今樓價漲到這個地步,我覺得是等同於一種重稅。政府今年可能有900億以至過1000億元的賣地收入,就是「抽重稅」的成果。在2008年左右,一個市區600呎的二手單位,租金只是12000元,現時已經升至18000元。租樓的人每月要多付6000元的租金,一年下來便要多付72000元。對一個月入20000元的年青人,等於抽了他29%的稅,實際上,他需要繳付的薪俸稅只是大約6000元,實質稅率只是2.4%。多付出的租金,是稅金的10倍以上。如果要買樓,數字更加難計,2008年時,市區600呎的單位,大約要300萬元,現時沒800萬元買不到。多出的500萬元樓價,以40年分擔計,即使不計利息,每年都要多付12.5萬元,稅率等於他們的收入的50%。如果計入利息(不知道將來的利率會升到多高),這條數更是天文數字,每年要額外負擔的,可能等如他現時的每年收入。這裡不是說全數的樓價,只是增加了的樓價,已經是月入20000元的打工仔在40年的所有收入,你說有多恐怖!

2017-01-20 聯儲局主席耶倫啱啱表示,隨著美國經濟接近充份就業,通脹邁向聯儲局2%的目標,佢有信心美國經濟會持續改善,有理由漸進加息,若太遲加息,可能導致日後要更頻密加息。照耶倫嘅說法,現時美國失業率於4.7%左右水平,加上通脹回升,顯示經濟已接近聯儲局的目標,預計2019年底前會加息數次,屆時升至近3厘的中性息率,即不會刺激或拖累經濟增長的息率水平。

2017-01-17 乜嘢係硬脫歐?由英國公投脫歐開始,英國國內議論一直圍繞要硬脫歐定軟脫歐。市場估計文翠珊今日會表明三樣嘢:第一,為脫離歐盟關稅聯盟做好準備;第二,英國要完全掌控自己邊境出入權;第三,英國唔再受歐洲法院管制。以上三點即硬脫歐,各用一句話概括,硬脫歐即先斷,再談;軟脫歐即剪不斷,理還亂。特朗普當選後嘴炮不斷:歐盟其他國家會跟住脫歐、美國同俄羅斯有偈傾、唔一定支持一個中國原則、北約係過時組織。輿論一般認為佢只係隨口講,目的為敲腳骨。的確,俗語「嫌貨才是買貨人」,彈三彈四嘅先係買家。混吉嘅會同你講「幾好幾好,我再諗諗」,然後走咗去。

2017-01-09 日前人民幣隔夜拆息一度升上110厘,這是資金極度緊張、拆息狂飆的現象。日息110厘究竟是什麼概念呢?就是說你借入人民幣,每日要支付利息0.3厘,的確相當恐怖。這樣高的拆息,自然在短期內打爆很多淡倉,部分要控制風險的沽家要搶入人民幣平淡倉。這些平倉盤進一步推升人民幣匯價,令人仔在兩日內急升了2.6%。人民幣這個110厘的拆息,讓我想起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情況。當時有外資大戶大量沽空港元,政府部署還擊,金管局入市挾倉,令到港元隔夜拆息暴升至300厘,即是說,借入港元,一晚要支付0.82厘利息。這樣的高息,令到借貨沽空的炒家成本大升,固然可以在短期內阻嚇炒家,但同時亦令到本地投資者腳軟,拆息飆升亦扯高貸款利息,令到借錢做生意的人,叫苦連天。我當時問一位主責的財金高官,「政府這樣挾息,香港頂唔頂得順?」這位財金高官反應非常大,首先不承認是政府挾息,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他的主要目的是要痛宰炒家。但香港期後的情況就一如我所料,樓價暴跌、股市崩盤,因為大家都給這300厘的利息嚇怕了。到最後才發現,原來諸如索羅斯及老虎基金等大炒家,是採取雙途狙擊香港,既沽空港元,也大量沽空期指。抽高拆息,他們短期內要平掉港元沽盤,的確有些損失,但期指大插,卻讓他們賺大錢。結果是這招挾息,打不死炒家,香港卻嚴重內傷。不過,內地現時有一個優勢,由於人民幣不是自由兌換,人民幣匯市分開國內的在岸市場,以及海外的離岸市場,而兩個市場互不融通。阿爺主要抽乾了離岸市場的人民幣供應,挾高離岸市場的拆息,海外借了人民幣的炒家會很痛,但國內在岸市場的利息沒有這樣喪升,對國內的影響相當有限。

2017-01-06 整理番阿爺呢次出招嘅思緒,相信喺假前已經醞釀。喺放聖誕假前,匯市已經有不少聲音唱淡人仔匯價,理由除咗係美元強勢外,仲話新年頭內地人換匯額度重新計算,估計有新一批換兌潮,最離奇係外電喺過節期間突然報咗個人仔兌美元破7價出嚟,搞到人心惶惶,人行第一時間出來否認兼譴責,但消息對市場信心已造成衝擊,呢劑嘢相信都令阿爺高度警惕。所以一踏入2017年,阿爺已經連環出招,既用行政程序控制換匯,又出到叫停兌匯投險支票,最辣係傳出幾個後着,包括要求國企結匯。本來,年尾國企都要交數,若然阿爺出招要國企拎埋啲外匯出嚟,咁對成個匯市嘅人仔都抽緊,離岸人仔供應亦奇缺。大力收緊離岸人仔供應,主要針對沽空咗人仔到期要交收的淡倉,佢哋到期要交番人仔出嚟,例如去年年初沽空咗一年期人民幣,今年初就要結算,如果大鱷在年頭隊低人仔匯價,咁佢哋就食到盡,平倉後等人仔反彈又開新淡倉。但如今人仔一夾升,若大量遠期淡倉差不多同時到期,個個搶住要搵人仔結算,人仔匯價自然高上加高。睇番匯市同股市表現,大戶有匯市、股市兩邊落注嘅味道,除咗造淡人仔外,都順手造淡埋股市,所以先至會夾起人仔,個市都升埋。𠵱家個勢係大隻佬打交嘅局面,一面係北京,另一面係外資大鱷。大鱷想喺人仔下跌嘅浪潮搵大水;中央要挺匯價亦唔想益炒家。阿爺除咗銀彈,仲有行政干預權力;大鱷水多之外,有美元強勢嘅天時地利,對戰雙方都實力雄厚,角力起嚟波幅可以好大,好似昨日個市一夾可以飆三百幾點,若然同人仔匯價相關嘅股票飆得仲多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