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513] 高頻交易揭秘:又一個高盛主導的市場

高頻交易揭秘:又一個高盛主導的市場

2010年05月13日 12:58

吳曉鵬


道瓊斯指數上周千點暴跌的原因依然不明,但基於計算機的“高頻交易”越來越成為衆矢之的。

  5月12日,美國國會就上周四道瓊斯指數千點暴跌事件舉行聽證會,調查市場崩潰的原因以及應對之策。美國商品與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主席 詹斯勒說,在市場下跌的關鍵時期,有一位交易員賣出標準普爾指數期貨達到了該指數總交易量的9%。這一賣單成交後市場便開始了直線下跌。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夏皮羅說,上周的市場崩潰可能是一系列事件同時發生引發的,但沒有證據顯示是黑客或恐怖主義襲擊造成的。交易員打字錯誤導致市場崩潰的說法也被排除。

  這兩個機構表示,他們將組成一個包括學術界、市場參與者以及前監管人士的共同委員會,來應對上周市場動蕩所引發的監管問題。為此,SEC執法部門已經向一些個人和機構發出了傳票,幫助收集市場崩盤的相關信息。

  夏皮羅表示,過去一些年交易量急劇增加,導致要找到市場崩盤的原因難度增加。而SEC已經開始檢查是否應該對高頻交易進行更緊密的監管。

  知名金融博客Zero Hedge創始人Tyler Durden告訴本報記者,SEC的傳票可能會讓普通民衆有機會了解高盛、Getco等公司是如何進行高頻交易的,這些公司是高頻交易領域的主要玩家。

還是高盛主導?

  夏皮羅說,過去幾年電子股票市場的演進,已經導致高頻交易員取代了交易所專員和做市商的職能,現在的市場流動性主要由高頻交易員提供。

  高頻交易員運用複雜的數學模型,每秒鐘通過電腦在市場上交易成千上萬次。他們通常依據歷史數據分析接下來市場的運動方向,其收益的一個主要來源是買入和賣出價之差。

  在高頻交易領域,最近受到多起官司困擾的高盛是一個主要玩家。紐約證券交易所數據顯示,在紐交所前20名最活躍的高頻交易會員公司中,高盛一家就占到總自營交易量近一半的份額。

  紐交所每周都會發布一份“程序交易”的數據表,紐交所依據自己的訂單資料庫資料,每周在該表格中公佈20家最活躍會員公司的計算機程序高頻交易的數據。

  以2010年第一周為例,在20家最活躍的會員中,高盛排名第一,總交易量為6.96億股。排在高盛之後的分別為摩根士丹利5.25億股,巴克萊3.45億股,德意志銀行1.77億股。

  值得注意的是,在高盛6.96億股交易量中,其自營賬戶交易量為5.62億股。這意味着高盛自營交易是其代客交易規模的四倍以上。而其他銀行自營交易通常都不及其代客交易規模的一半。

  在這一周內,20家最活躍會員的自營交易總量為13.28億股,高盛占比就達到42%。

  為避免取樣特殊,本報記者收集了今年第一季度共13周的程序交易數據。交易量榜首的位置10次是高盛,3次是摩根士丹利。

  高盛第一季度在紐交所的程序交易總量是68.05億股,其中自營交易55.76億股,占比82%。同一段時期內,摩根士丹利總交易量64.31億股,略少於高盛,但其自營交易量只有高盛的三分之一左右。

無人知曉的私人交易公司

  美國芝加哥一家私人高頻交易公司的合伙人衚衕告訴本報記者,高頻交易領域的大玩家還有芝加哥的Getco以及美國東部的TimberHill等公司。衚衕稱自己的公司交易量在美國市場排名前幾位。

  Getco等公司雖名氣遠不及高盛,但據信這家專攻高頻交易的公司目前交易量占美國股票市場的15%,擁有220名員工的Getco,每天交易量達到了15億股。

  衚衕介紹說,目前高頻交易市場上主要玩家多是私人公司,除了交易所和他們相互知道對方外,外界對這一群體知之甚少。他稱自己的公司有140人,他們並不幫別人管理資産,交易都是用自己的錢,因此無需和外界接觸。

  至於高頻交易公司都採取哪些投資策略,衚衕表示,“對於每一家高頻交易公司來說,這些策略都是機密的,絶對不能透露。”他提到高盛一個前僱員去年離職後,高盛專門控告對方偷了公司的策略。最後FBI出動逮捕了那位高盛前僱員。

  衚衕認為,雖然投行目前在這一塊並不是最大,但它們很可能會加大投入,試着做大這個行業。

  在金融危機期間,高頻交易几乎是金融機構最賺錢的一種策略。依據Tabb集團數據,從事高頻交易的券商在悲慘2008年盈利210億美元。

  紐交所國際上市部主管簡學麟告訴本報記者,在本輪金融危機最低谷時,市場上交易異常活躍。高頻交易目前占紐交所50%以上的份額,未來還會進一步壯大。

高頻交易的監管

  隨着對上周市場大跌調查的深入,人們越來越關注高頻交易在其中扮演的作用。CFTC主席詹斯勒說,當上周股市大幅下跌時,高頻交易員從市場中撤出來了。這意味着他們進一步降低了市場流動性,加劇了市場的崩潰。

  對於這些計算機交易系統來說,上周大規模的交易管制是一種新現象。在市場壓力巨大的情況下,計算機可能會自動設置為關閉。而這些系統關閉可導致市場進一步下滑。

  目前各大交易所已經向SEC提交了建議,該如何處理“巨額交易”。SEC表示接下來幾天將審議這些建議。

  在國會山,高頻交易面臨的壓力更大。來自加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希曼提議,需要對高頻交易徵收新的稅,以及需要考慮是否應該施加新的監管。

  “我希望看看是否應該禁止高頻交易,或者收少量的稅,以收回這類活動的社會成本。”希曼稱如果對每單高頻交易徵收1美分的二十分之一,就可以打破高頻交易公司的商業模式。

  在聽證會上,希曼還徵求各大交易所主管對高頻交易的看法,以及高頻交易是否有社會功用。

  納斯達克交易服務主管Eric Noll說,高頻交易員提供“真正的價值”,“他們提供深度的市場。他們提供更小的買賣息差,減少成本。”紐約泛歐證券交易所首席運營官lawrence Leibowitz說,如果監管部門禁止高頻交易,我們會對其後果感到吃驚。

  希曼參議員擔心監管部門和交易所會草草修訂現有系統的問題,但並沒有真正解決一些交易員的風險。為此,他提出,要求SEC和CFTC在60天之內向國會報告市場下跌的原因以及高頻交易的影響。

  衚衕表示,高頻交易本身會給證券市場增加流動性,增加市場的效率,在這個意義上講會降低金融風險。

  “高頻交易公司本身還算是個新生事物,我認為離泡沫還遠。”衚衕說,“至於有人質疑高頻交易員會不會操縱市場,我相信比較成熟的公司不會冒險去操縱市場。”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