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7‎ > ‎

[170120] 你以為我想做樓奴?

你以為我想做樓奴?

2017年01月19日 (08:45 PM)


曾俊華宣布參選,他和林鄭月娥的大戰拉開帷幕。


「鬍鬚曾」擅長搞宣傳,參選佈景雕琢,競選宣言感性,在淺層認知上可以加分。


不過選特首不能只靠淺層包裝,要講深層實料,例如他怎樣看樓價問題,甚受關注。「鬍鬚曾」致辭時引杜甫詩句講理念:「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說這是他真誠的心願。他又認同特首梁振英相關政策的大方向,但強調發展同時,必須顧及可貴的自然環境。他的理想很好,問題是如何實現呢?


「鬍鬚曾」早前在Facebook上分享他到港大馬禮遜堂宿堂宿舍與學生會面的照片時,也提到有同學提出置業問題,「鬍鬚曾」說樓價高企,不單是年青人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都要承受,要解決就要整體從房屋供應下手。他又說,「置業是人生大事,若被一層樓綁死青春,實在不值。20多歲的這段時候,有更多珍貴的事情值得你們去經歷,希望你們珍惜大學,以及步出社會這段人生美好的時光。」圖片美麗、言辭漂亮,facebook上的「like」自然多。


大學生問到置業問題,並非虛無飄渺。不知道高官是否知道現時大學生置業有幾難。回想我在1987年畢業的時候,那時香港經濟正在起飛,一名大學生當記者的月薪4800元,在市區買一個600多方呎的新樓只要140萬元,大約等於當時的24年年薪。


30年過去,現時大學畢業生工資每月大約12000元,市區一個600多方呎的新樓要800萬元(如果不是1000萬元的話),要55年的年薪才買到一個單位。樓價比30年前升了5.7倍,而工資只漲了2.5倍。樓價急升,置業不是年青人的夢,是年青人的噩夢。


過去9年我對政府是否應該就樓價多做些事情的看法,也急速轉變。記得2008年金融海嘯剛剛過去,政府公佈《施政報告》時,社會上已經有市民埋怨「買不起樓」。我當時的看法與社會主流看法一樣,認為年青人不用急於買樓,大學畢業後儲幾年錢,慢慢買也未遲,一二十年前,大學生也不是剛畢業便賺到首期買樓。

 

但到2009年,我的態度已經改變,因為看著樓價開始急升,漸漸脫離市民的購買力。由於工作關係,我有機會接觸到一些政府高官,我曾直接向他們反映:年青人買樓很難,政府應該復建居屋。當然,意見並未獲得接受。

 

到2012年政府換屆後,才急急覓地起樓,但從找到地到起到樓,快則要4、5年;慢則1、20年。正好遇上環球大放水這個環境,香港土地、樓宇供應不足,樓價便狂升。

 

財政司司長直接管轄發展局等部門,對樓價急升有直接責任。「鬍鬚曾」任財爺9年,輕輕一句「被一間樓綁死青春,實在不值」,和晉惠帝的「何不食肉糜?」的評論,差可比擬。

 

大學畢業生工作幾年,便可能考慮結婚。「見家長」時,家長一定會提出是否有能力買樓的問題。沒有能力買樓的,可能連婚也結不成。買樓不成,想租也不易,市區一個600呎的單位,現時租金動輒也要17000元至18000元,試問才工作了三幾年的大學生,有多少人能夠賺到這個月薪?置業成為永不可及的夢想。即是兩夫婦每人月薪兩萬元月想去租樓建立小家庭,收入扣稅之後,也要用一半的收入交租,難道不用吃飯、不用搭車嗎?


政府沒有解決樓價的問題,便應該再努力、再想新方法去解決,不是告訴年輕人「不值得被層樓綁死青春」。試問,你想與女朋友結婚,未來外母問你何時買樓,你說不想「給層樓綁死青春」,你估未來外母有什麼反應?年青人不禁反問「你以為我想做樓奴?」

 

人在現實社會中生存,並非在虛無飄渺的雲端浮游。當個隱青,躲在父母的家裡什麼事都不做或者比較容易,但年青人要有所作為,創一番事業,組織自己家庭,如今是極度困難。現在不只買樓難,經濟發展也慢,年輕人沒有上進至上游的機會,對前途心灰。

 

政客在facebook上登兩張圖片呃like很容易,但不要將政府施政完全變成呃like工程。呃like無妨,但未來特首更重要的還是要做實事。

 

泛民表示在林鄭與曾俊華之間選一人做特首,會揀曾俊華,因他「無為而治」。我卻期望曾俊華表態參選以後,要提出積極政策,一改之前過去無為而治的作風。特首梁振英不受歡迎,提出在郊野公園上起樓,但他起碼敢於提出,嘗試找出新路。無為很容易,但香港再無為下去,只會沉淪。

 

盧永雄



http://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1-政事/1738690-你以為我想做樓奴?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