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121] 1997記憶

2016年01月20日 (07:23 PM)


港元繼續跌,港股大跌749點,整個亞洲都在跌, 油價亦跌3%,這個局面,令我想起1997年的日子。

 

1997年風浪起於5月,那時泰銖先跌,泰國不夠錢捍衛匯價, 找友好地區支持,香港參與借錢,還被評為「無事搵事做, 泰國出事關香港什麼事?」其實那是亞洲金融風暴的前奏, 有一個代號叫「餓狼」的對沖基金,帶頭沽空泰銖, 他們看到美元匯價上升的勢頭,見到泰國等亞洲國家借了大批外債, 就大手沽空泰銖,插低泰銖匯價,博泰國最後債務違約, 令泰銖匯價爆煲,他們就可以賺大錢。

 

那時香港正步向7月回歸,經濟極好,股市大旺, 樓市火熱,一片歌舞昇平的樣子,當然不會理會泰國的事端, 不知道泰國是煤磺的金絲雀,金絲雀死去, 顯示煤礦正有致命毒氣湧出。

 

當時香港有三高,樓價高、人工高、通脹高, 新上任的特首董建華,施政的主要目標是打低三高, 就在當年10月提出的施政報告,推出每年建屋8萬5千個單位的政 策,想拉低樓價。政策出台不久,遠未到實施階段,金融風暴殺到, 股市在10月時大跌,一下子就陷入恐慌。 我當時正好在內蒙古旅行,那些年打個長途也不方便, 在草原上騎著馬的我,還抱怨自己旅行前不把股票沽掉。

 

放假回港,發覺股票不見了兩成幾三成, 但樓價只跌了一成多,股票跌得多過樓。那時有個朋友揸了幾間樓, 急忙問我點睇,我話這些金融風暴,是地區性危機,不是太識睇, 但你買的樓在96、97年入市,入貨價貴,回落了一成多, 和購入價差不多,不用輸太多錢,何不斬纜減倉? 結果這個朋友開 了價沽樓,等到1998年1月樓市略一反彈, 有買家議價他就沽貨,沽出貨比高位只跌了15%左右, 他輸少少走了,結果避過一刧,他事後回想:「 持貨太多不斬倉要燒炭」。

 

單睇樓市,97年的事件都有很多經驗值得記取。第一, 各種投資市場是相關的,因為幕後的玩家可能是同一批人。 泰國匯價和香港匯價相關,本地樓市和股市相關, 投資者在股市要補孖展借貸按金,就可能沽樓去頂。 不要相信一種投資產品大跌,其他投資產品可以免疫, 所以股票大跌,對物業投資者是一個警號。

 

第二,貴價東西難持久。97年感覺樓價和股價同樣超貴。 今天的感覺是樓價超貴、股票好便宜。但既然這樣便宜的股票, 還有深跌的空間,這樣貴的樓價,其支持力其實好弱。 投資產品價格短期睇供求,有些垃圾股的股票只是廢紙一張, 但人為收乾了供應,也可以炒到很高。但長線而言, 樓價股價都是看背後的基本因素,都要經濟好好, 才可以支持高樓價,經濟不好樓價高企,就只是啤酒面一層的泡沫, 可以沖得很高,也可以瞬間消失。

 

第三,強美元不利新興市場。1997年那場風浪, 背景是美元上升,今趟也有相似之處,美國在去年底開始加息, 美元大勢還在上升,包括港元在內的亞洲貨幣下跌, 就有加快加息去支持匯價的可能,加息不利經濟,不利樓市。

 

我不是叫大家急急沽樓,但現階段買樓的確不宜。 是否沽樓主要看自己投資組合的風險,成本愈平愈有防守力, 成本愈貴愈要控險。歌星阿B的前太太B嫂當年買了大量豪宅, 若有能力持貨至今,她可能是百億富豪,但一個跌浪頂唔順就玩完。 風暴當中,任何投資都要控制風險為尚, 不要讓自己跌入不能翻身的處境。

 

盧永雄


http://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1-政事/989279-1997記憶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