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6‎ > ‎

[160121] 假如我是大鱷…

2016年01月21日 (07:14 PM)



港股跌完又跌,昨日又跌344點,加上前日不見的750點, 兩日不見了1094點。港元又跌,就快跌到7.85元的弱方保證 ,金管局快要入市接港元,接著又要加息。這一切都令人想起199 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

 

當年我是財經報紙老總,本來已和管財金的官員挺熟, 在風暴當中他們更要靠媒體和老外淡友打輿論戰, 所以更掌握當年打大鱷的內情。借古看今, 又不妨評估一下今天的局勢。

 

97年時各方大鱷雲集亞洲,有隱名的「餓狼」(後來有接受雜誌訪 問)、有老虎基金、有索羅斯的量子基金, 它們先後看到亞洲有狙擊的空間。

 

不要以為對沖基金胡亂炒作,其實他們最留意基本因素,97年亞洲 一片榮境,但包藏重大危機,多個國家借了大量美元外債, 它們的收入是本國貨幣,還債要用美元,就出現債務錯配。 而美國經過民主黨總統克林頓在93年上台幾年,力削赤字, 財政收支平衡,美元開始強勢(不要忘記過去幾年奧巴馬也是做同一 件事)。這就曝露了一危機,若觸發亞洲貨幣急跌, 他們又如何還債呢?

 

當時香港沒有外債的問題,港元間接和美元掛鈎。 但步向回歸時一片繁榮,股樓都大幅炒高。 回歸後港府失去英美這些西方盟友,又曝露出政治弱點。 加上港股是亞洲在日本之外最有深度的市場,大鱷設計出他們「 雙途進攻」的策略,借貨沽空港元的同時, 也利用期指等衍生工具大量沽空港股。

 

鏡頭一轉,來到今天。究竟今天港元和人民幣之跌, 是自然資金外流的結果,還是人為狙擊的後果,目前還不太清楚。 但即使是自然的資金外流,流著流著,也可以吸引大鱷入位狙擊。

 

假如我是大鱷,中港的市場,已露出狙擊的空間。第一, 中國經濟積弱。中國權威消息人士早前在人民日報話, 不要期望中國經濟會V型反彈,將會是一個L型走勢。另外, 中證監副主席方星海表示,中國不會通過大規模刺激來支持經濟, 預期中國經濟轉型須時3至5年。換言之中國經濟弱勢將長期持續, 政府不會推出大規模剌激措施,沽空中國也不怕被救市措施挾死。

 

第二,中國貨幣發行過多,人民幣有長期貶值壓力。中國自2008 年大放水之後,廣義貨幣供應(M2)餘額按當時匯率計是19.8 萬億美元,同期美國M2餘額只是11.6萬億美元,中國M2餘額 已超過美國,但中國當時的GDP經濟總量只是美國的一半, 所以中國貨幣比較濫發,只能靠經濟高增長去吸收。經濟一放慢, 問題就浮現。如今美元在加息,人民幣在減息, 人仔匯價下行壓力不低。

 

第三,中國走市場化干預力度減弱。 中證監副主席方星海話市場波動將是中國新常態的一部分, 監管層計畫減少對市場的干預,讓市場更為自由地波動。

 

如果我是大鱷看到他這樣說,豈不是更放心去部署空倉嗎?

 

好了,若要狙擊可如何下手? 若以中國股市、中國匯市、香港股市和香港匯市四大市場計, 對外資來說,中國股市最難入手,即使做一做海外的衍生工具, 如沽空新加坡的A50期指,市場深度有限,無大茶飯可食。 人民幣內地的在岸市場也難插手,只能做空離岸市場。 問題是理論上人仔匯價雖然比較虛高, 但人仔資金的供應主要還在阿爺手中, 不是有那麼多自由資金可以借來做空,夾硬做風險較大。

 

相對比較可以自由沽空是港匯和港股, 假設不是那麼易打到聯系匯率脫鈎,但一直打殘港匯, 就會令利息急升,打殘港股。港股是這個狙擊金鏈條的最弱一環( Weakest Link),若有人狙擊,很可能會朝這處入手。 所以港股雖然跌到很抵買,但潛藏風險實在不低。


對沖基金看淡人仔


在油價大幅回升影響下,恒生指數反彈538點,動蕩的金融市場似乎平靜下來,不過在平靜背後,危局才剛開始。

 

昨天講到假如我是大鱷,可以從港元和港股這些薄弱環節入手,當然,核心還是人民幣的匯價,背後是疲弱的中國經濟。人仔的匯價前景,的確可慮。

 

有人問我有無權威分析人民幣合理匯價是多少。不如先看看一般分析,周五美元兌人民幣的在岸價是6.5706(下午16:22),已經比1月7日的低位略為反彈,據彭博統計分析員平均估計,中間數是估計年底人民幣匯價是6.7,即是比現價再低2%,在彭博統計中最睇淡的是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估計人民幣到年底只有7.6,即是比現價再跌15.7%。這是正經分析員最熊的估計。

 

當然還有更熊的估計,就是個別對沖基金的預測,對沖基金Corriente Advisors的基金經理Mark Hart曾估中了美國次按危機和歐洲主權債務危機,他如今估計中國會將人民幣貶值50%!你沒有看錯,他的確是指50%。Mark Hart似乎是從中國的角度看問題,認為急劇貶值並非什麼不見得人的事情,話「當所有人都將貨幣貶值時,中國實在不用捍衛貨幣匯價,而承受通縮的苦果。」而一下子將人民幣貶值50%,就等如馬上劃出合理匯價水平,中國不用再承受外匯儲備流失和資金外流的苦果。

 

這裏先要提醒大家,不要看到報紙、網站一句說話,就馬上行動。不要看到「人民幣將貶值50%」這句話,就不計代價把所有人民幣資產沽清,然後到處告訴人是我教你的。這不是我的估計,這是一個對沖基金經理Mark Hart的估計,而他在2011年開始已睇淡人民幣,他是一條小鱷,在沽空人民幣,在賭中國被逼一下子大貶值,當然會有偏見,但從一條小鱷的言行,都可以估到大鱷在想什麼了。

 

除了Mark Hart的對沖基金外,紐約的Carlyle Group或倫敦的Omni Partners 都公然睇淡人仔匯價會大幅貶值。我看人仔跌50%不是大機率事件,而是黑天鵝事件,發生的機會不大,但萬一發生了,影響很災難性,2008年美國次按危機爆發,就是這種黑天鵝事件。而上述的對沖基金就是在落注賭人仔大跌,賭一件小概率事件最終會發生。

 

對沖基金估人仔跌幅如此巨大,有點危言聳聽,起碼中國不會自願如此,被逼這樣做就另計。人仔一下子快速貶值,不止是周邊國家的災難,借了很多外債的中國公司,同樣也會遭殃,按去年9月內地官方數字,中國借外債總數是1.5萬億美元,人仔若一夜間貶值一半,等如債務馬上放大一倍,好多外債重的公司要執笠,其經濟衝擊難以承受,所以不是話貶就貶。

 

但中國要支持人仔匯價同樣費勁,會大大耗損外匯儲備。中國外儲在2014年頭達到4萬億美元的高峰,之後反覆回落,去年中股災匯改後開始急跌,截至2015年12月末,中國外匯儲備為3.33萬億美元,較11月末下降1100億美元,當月降幅創有記錄以來最大。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1月9日說,2015年中國的外匯儲備下降了5127億美元,如果按照這個態勢下去的話,將加劇人民幣貶值的預期,故今年須嚴守3萬億美元大關。但外界估計1月頭12日人行捍衛人仔匯價,已用了超過1000億美元,外儲還在高速流失中,若以這種速度,過三四個月就穿3萬億美元。

 

大鱷賭人仔下跌,有很多衍生工具可用,但要人為造成人仔暴跌,就要借人仔沽空,海外人民幣資金池相對有限,略為影響人為造淡的力度。但假你是大鱷,若能借到較長年期的人仔去沽空,博它自然下跌,風險亦都有限,因為第一中國經濟未似見底,第二中國政府明言不會出招救市,第三人仔有減息壓力,卻遇上美國加息,總的來說人仔易跌難升。沽空即使未必食到大茶飯,同時也沒有輸大錢的風險,這樣就會引來好多長錢去沽空,促成人仔長期弱勢,人行愈頂外儲愈少,就出現惡性循環,吸引更多人睇淡。要打破這個怪圈,要從挺高經濟開始,問題是看不到中國政府有何特效藥去支持經濟,這就解釋了人仔以至港元的弱勢了。

 

盧永雄


http://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1-政事/990837-假如我是大鱷2?r=w


http://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1-政事/992353-假如我是大鱷2-對沖基金看淡人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