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6‎ > ‎

[161125] 亞洲金融危機的魅影

亞洲金融危機的魅影

2016年11月25日 (07:14 PM)

20161125_PO_點評

昨日講到美元匯價和美息急速向上,對本地經濟帶來壓力。有朋友問我,會否觸發像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我的感覺是有一定的相似性,但亞洲各國金融體系的抗跌力,相對較當年強大了。

 

先講相似之處,1995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前夕,美國經濟逐步走出低迷,經濟好轉,通脹向上,聯儲局扭轉利息政策,美元開始見底回升,連升兩年,亞洲各國貨幣連番下跌,終於觸發危機。

 

今天的情況與當年亞洲金融風暴開局的時候有少少近似。受美元升值影響,多隻亞洲貨幣紛紛下插,馬來西亞令吉、印度盧比及菲律賓披索在週四已經跌至2008年以來新低,菲律賓披索兌1美元星期四失守50披索,自特朗普當選總統前(11月7日)比較,跌了2.9%;馬來西亞令吉跌得更多,同期大跌了5.2%,週四晚兌1美元報4.442令吉,是1998年1月以來新低;至於印度盧比就更慘啦!星期四創出歷史新低,兌1美元報68.87盧比,較美國大選結果公布前跌了3%。印度央行在週四已經出手干預,拋售了5億美元去支持盧比匯價,但盧比略為反彈又再下跌,最新收68.45盧比。

 

有些新興市場的幣值跌得太多,央行要出手急救。例如土耳其央行在周四將基準利率上調0.5厘至8厘。新興市場如土耳其本身經濟不好,被逼加息去硬撐匯價,便會令經濟雪上加霜。

 

美元上升第一波衝擊匯價,令到像股市的投資市場受影響;第二波會衝擊實體經濟,令到當地經濟增長下滑,皆因資金外流,會為經濟帶來很大壓力;利息向上,會增加所有投資的借貸成本。

 

投資銀行高盛預計,明年美元匯率會再升5%,可能會為亞洲經濟增長帶來明顯的衝擊。

 

高盛估計,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台灣、韓國及香港等比較開放的小型經濟體,受到美元匯價上升的影響最大,而中國及印度較大型的封閉經濟體,受到的影響較小。

 

高盛的預測是美元匯價每升1%,一年之後會在亞洲國家的經濟反映出來。當中受影響最大的是台灣,美元每升1%,台灣GDP增長會減少接近0.8%。即是說,由特朗普當選總統日開始計,至今美元兌6大貨幣的美元指數已累升了3.9%,再加上預期明年再升5%,即8.9%,以美元指數的升幅計,台灣一年之後,經濟增長將大幅減少7.2%。

 

高盛認為香港是受美元下跌影響的三大地區之下,美元每值1%,香港GDP增長會減少0.55%,即是說,香港一年之後的GDP增長會減少4.5%,影響非常大,香港經濟可能陷入衰退;中國受到影響最細,只會令GDP增長減低0.1%,所以,美元總體升值,只會令到中國GDP增長減少不足0.9%。

 

至於今天與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不同之處,是亞洲國家沒有像當年般借入大量美元外債,而很多亞洲國家可以使用的經濟宏觀工具更多,普遍拋棄了固定匯率,而且也沒有累積巨額經常帳逆差,外匯儲備充足,銀行體系比較穩健,這些因素都會令到亞洲國家抵抗風暴衝擊的能力較強。

 

所以,結論有兩個。第一,如果美元升值速度很快,帶來風暴的機會較大;如果美元升值速度較慢,出現風暴機率較細。第二,亞洲整體的抵跌風暴能力雖然已經增強,但也不能掉以輕心,至少要綁好安全帶,做好經濟下跌的準備。

 

盧永雄



http://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1-政事/1593190-亞洲金融危機的魅影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