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5‎ > ‎

[150420] 大師啟示錄/金融巨鱷 索羅斯的終極退休

大師啟示錄/金融巨鱷 索羅斯的終極退休

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今年 1月22日在達沃斯經濟論壇晚宴上宣布將終極退休,退休後將全力推動政治慈善事業。高齡84歲的他,一生的事蹟很值得大家認識。

索羅斯叱吒於90年代,名列2014年《富比士》美國富豪榜第19名,雜誌稱他「為避險基金的成功立下典範」。他所管理的量子基金(Quantum Fund)創下自成立以來30年平均年報酬率30%的驚人紀錄,1992年放空英鎊之役打敗英國央行後聲譽鵲起,1997年狙擊泰銖引發東南亞金融風暴,並接連推倒菲律賓披索、印尼盾與馬來西亞令吉等骨牌,造成各國政府重大損失。

量子基金 打造驚人高績效

這種吞噬新興國家前景的不道德舉動使他被冠上「金融巨鱷」及「國際金融界的壞孩子」封號;另一方面,他竟也是位慈善家,大手筆支持東歐的經濟重建與教育、民主化運動、微型貸款與非洲脫貧等,令人有說不出的違和感。

索羅斯也承認自己很矛盾,但他不認為自己應受道德的譴責,「我是一個很難讓人了解的人,我一直扮演著兩個角色,所以我不覺得內疚或要負責任。金融市場是不屬於道德範疇的,因為它有自己的遊戲規則。」

重視風控 勇於押寶下大注

索羅斯出生於匈牙利,具猶太血統,他在自傳中提到1944年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一年,「我這樣說是令人奇怪的,甚至會冒犯別人,因為1944年是大屠殺的那一年,對14歲的男孩而言,那是一個難得激動人心的神奇經歷。這是很有影響力的,因為我從長輩那裡學習生存的技巧。」

在納粹的追殺與恐懼危險中,他體驗到「冒險沒有關係,但當承擔風險時,不要賭上全部財產。」因此他在交易時注重風險控制,但如遇到有把握的計畫,他也勇於加碼,「當你對一筆交易有把握時,要給對方致命一擊,做對還不夠,還要儘可能的多獲取」。

索羅斯畢業於著名的倫敦政經學院,他曾在訪問中提到,投身金融界只是為了生活,他的志趣是哲學和政治。對於市場他有一套不同於傳統經濟學的看法,稱為反身性理論(Theory Of Reflexivity),或有人稱反射理論。

傳統經濟學認為人都是理性而自利的,不論是生產者或消費者,都會利用一切可取得的資訊,追求自身效用最大化,最後達到平衡。但在索羅斯眼中,每個人的世界觀都是有缺陷及扭曲的,而這個扭曲認識影響的事件又反過來影響我們的認識,最後導致市場不斷波動難以達到均衡。

網路泡沫 旗下基金大出血

舉例而言,當經濟改善時,股價上升,投資者感覺自己更富裕後,願意提高消費,結果企業銷售額與利潤都上升,再次推動股價,也讓投資者再次提高消費…,形成反饋循環,到最後盛極而衰,另一種聲音開始影響市場,推動市場往相反方向轉換,造成崩盤。

索羅斯後期的投資績效相當起伏,除了1997年放空港幣與港股遭逢港府強力抵抗大敗之外,1998年進軍俄羅斯股市卻遭遇俄羅斯無法清償外債的金融危機,1999年看好歐元啟動,但歐元隨後的走勢卻日益疲弱。

對索羅斯打擊最大的是美國高科技市場,由於看好新經濟的表現,他在2000年美國網路股大崩盤前仍持有大量高科技股,結果網路泡沫化造成他所管理基金70%的縮水。

但索羅斯亦有寶刀未老之作,2008年即使面臨次貸風暴,三分之二的避險基金虧損,但他仍藉放空英鎊達到8%年報酬率;2010年初他發表言論認為黃金已達「終極泡沫」,但他反而進場搶進SPDR黃金ETF,直到2011年初才退場,大賺黃金末升段;2013年看好安倍首相的決心,進場放空日圓亦獲致豐碩成果。

有感於金融市場操作的難度愈來愈高,索羅斯2011年就曾宣布退休,當時他退還所有客戶資金,只管理家族基金,日前則更宣布終極退休,交由首席投資長Scott Bessent打理。

他自詡為世界最偉大的投資經理人,可見他所要面對的壓力有多驚人,「我已經不想再刷新紀錄,而是變得更有興趣保障以前累積下來的資本不縮水。我老了,得保守一點才是。我就像一個上了年紀的拳擊手,不該再回到拳擊場中。」他在後期時表示。

評論家說,如果學習巴菲特的長期價值投資方式,一些投資者可能會取得不錯的成績。但普通投資者若想要模仿索羅斯的投資方式,那只會落得失敗收場,因為他所擅長的賣空、泡沫時買入或大規模壓注,都不是符合常規的做法。

(作者任職經濟部國際合作處)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