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5‎ > ‎

[150827] 全球金融危機「終極」解決方案

2015年8月27日

呂梓毅 沿圖論勢

全球金融危機「終極」解決方案

人民銀行新一輪降準及減息後,似乎對市況振奮作用十分有限。這正突顯投資者信心盡失,對前景轉趨悲觀的佐證;也意味新一輪更大規模、更大破壞力的金融災難可能正在醞釀中。那麼,這場金融危機是否真的在劫難逃?當前的困局又如何得到化解呢?

在千呼萬喚之下,人民銀行終於推出「雙降」措施(降準及降息),進一步增加市場流動性,嘗試力挽經濟及股市下行的狂瀾。然而,美股對這「突如其來」 的行動似乎不太領情,出現「反反高潮」的情況。美股三大指數在周二均以報跌收市,連帶中港股市昨日在利好放水消息下也無力反彈。

事到如今,環球股市若短期內仍未能扭轉頽勢,後市將十分堪虞。何解?這裏可從其中兩項指標找到端倪。

其一,環球市寬指標〔global market breadth(GMB)〕。近月來,環球金融市場以至中港股市乏善足陳的表現,可謂非比尋常。由我們投資分析部編製的GMB指標(這是量度環球48個國 家及地區的股市,指數高於50天和200天線比率;見2014年10月【大市指標導閱】介紹),已跌至只有6.3%。換言之,環球48個主要股市,平均只 有3個股市指數仍是高於50天和200天移動平均線,情況十分罕見【圖1】。

其二,9-1跌市日(90% down day)。自今年6月底至今,港股已密集地出現9-1跌市日,即多個交易日下跌股份比率達九成或以上(【圖2】;詳見2015年7月9日本欄)。更精確而言,在7月港股下瀉期間,20個交易內便曾出現5次9-1跌市日;而過去一個月內,港股仍然不時出現(或接近出現)9-1跌市日,如8月24日、8月12日和8月20日。

新一輪風暴隱約現身

以往港股出現如目前密集式的9-1跌市日及GMB跌至如斯低位,環球股市仍遲遲未出現較顯著反彈,指標甚至較長時間在一成以下低位徘徊(如目前 般),往往意味金融市場將處更大規模和破壞力的金融危機之中,如2000年科網股爆破、2008年金融海嘯和2011年歐債危機等(注意【圖1】只顯示 2007年至今的變化)。

換言之,目前環球金融市場疲莫難興的市況,除反映投資者信心盡失,對前景看淡外,似乎預示更大的金融危機即將出現,後市(不論本地或環球股市)表現可能十分堪虞。

然而,這場金融危機是否當真在劫難逃?政府及央行們又有何板斧可扭轉目前的敗局呢?

首先,我們要了解近月環球金融市場的動盪,尤其多國股市的崩盤,相信其觸發點有遠因和近因,惟問題的根源主要來自美國和中國兩方面;今期我們只集中討論前者。

正如今年初及上月底本欄的分析指出(詳見2015年1月8日「美元獨強 金融危機在劫難逃」和2015年7月30日「商品崩盤觸發金融危機」),自去年初聯儲局開始部署為量寬退市,逐步削減QE3的買債規模(即筆者所指的「收水」行動)。美元整體走勢自去年下旬開始輾轉走強;美滙指數在今年初更曾突破100關口,創逾12年以來新高;這是美元後量寬時代第一波的升浪【圖3】。

美元在第一波強勢(甚至獨強)的表現,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一方面,量寬「收水」觸發資金撤離新興市場回流美國;另一方面,強美元引發多種商品如原 油和金屬等天然資源價格下瀉,觸發通縮(deflation)壓力(或通脹下跌disinflation)之餘,也直接影響以商品出口為主的新興市場或個 別工業國家,如澳洲和加拿大等的經濟,反過來加速資金外逃【圖4】。

事實上,反映一籃子新興市場貨幣表現的JP Morgan新興市場貨幣指數,去年中至今已累積挫逾兩成之多,某程度也觸發人民幣近期的貶值行動。換言之,聯儲局「收水」行動引發美元獨強,令環球多個 新興市場(包括中國),以及以商品出口為主的國家經濟,承受嚴峻的下行壓力。

那麼為何近兩、三月個以來,金融市場動盪有愈趨加劇的跡象?這除了因為美元經過近一年轉強後,環球多國經濟及通縮壓力愈趨明顯(尤其中國經濟狀況) 外,美國聯儲局之前醞釀今年底前加息,也令當前金融局勢進一步轉趨惡劣。當然,新興市場包括中國的崩盤,也反過來觸發美股受壓,令形勢更崩壞。

那麼,如何化解當前的金融困局呢?是否聯儲局放棄加息,問題便可以迎刃而解呢?

從【圖3】可見,後金融海嘯時期,美滙指數表現與QE的推出和完結有十分密切的關係;簡言之,量寬推出時美元下跌,量寬臨近結束時美元上升(還記得 後金融海嘯時代,幣值的變化與央行資產規模比率有密切關係嗎?)不過,QE3的情況與以往有少許差別;QE3開始時,美元只是溫和回軟,臨近結束時,美元 大幅飆升,上升幅度較以往更強勁。

出現如此差別,主要因為在QE3期間,日本和歐洲央行均作出加碼量寬行動,抵消了聯儲局的QE3,令美元出現的下行壓力。當QE3臨近完結,由於美元供應減少(日圓和歐羅維持大量供應),美元滙價便出現飆升的情況。

換言之,縱使現時聯儲局放棄加息行動,令美元不致出現第二波升浪,惟相信美元也不致顯著回落(情況類似今年第二季至今的橫行走勢;更何況金融市場risk off下,美元將受惠轉強),對紓緩和化解當前金融市場動盪的根源問題幫助不大。

QE4料能紓解困局

那麼,怎樣才是「終極」解決方案呢?正如去年底本欄分析及今年初講座的結論,聯儲局不但需要推出新一輪量寬(QE4),而這一輪的量寬規模,甚至要 較以往更大;不然,便無法扭轉美元強勢的表現,新興市場的壓力也難以紓緩。在這情況醞釀出現之前,相信環球金融動盪的狀況仍會持續一段時間。

總括而言,從近日環球及香港股市的表現,可見沽壓異常沉重,甚至可用非比尋常去形容。以往出現類似沉重的沽壓,往往意味後市表現堪虞,甚至有更大的金融危機即將出現。

無論如何,去年初聯儲局為QE3開始「收水」(削減買債規模),令美元出現獨強走勢,猶如已打開潘朵拉盒子,讓環球(尤其新興市場)多國經濟暴露於 通縮和衰退風險中,也令環球金融市場陷入萬劫不復的震盪中。若要扭轉現時的敗局,相信聯儲局推新一輪的量寬(QE4)會是不二法門。時間上,明年上半年推 出的機會似乎較高。

信報投資分析部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