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5‎ > ‎

[150901] 投資者最大的敵人

2015年9月1日

畢老林 投資者日記

投資者最大的敵人

8月31日,周一。常聽人說,「貪婪」(greed)與「恐慌」(fear)乃投資者最大的敵人。然而,看闊一點,做生意望賺大錢、打工仔求升職加薪、有夢者創業,哪一瓣不靠「貪婪」在背後推一把?

沒有「貪婪」就沒有前進的動力,做任何事也只會得過且過。反過來看,凡事得個勇字,只見利不見害,往往未成功便成仁。「恐慌」有助平衡「貪婪」,令敢於冒險者犯少許多不必要的錯誤,在追名逐利的過程中不致一鋪清袋。

一廂情願+無盡遺憾

世上沒有免費午餐,不論商界、職場還是創業圈,要成功都得付出代價,不可能不勞而獲。投資跟做生意、打工、創業雖不同,但參與其事者最大的敵人並非貪婪,更非恐慌,而是「一廂情願」(sheer hope)和「無盡遺憾」(endless regret)。

恒指從高位二萬八跌至現在不足二萬二,如今拿「大時代」發生的種種談論這些,未免落井下石;更何況,人人方展博上身那段日子,老畢為免「執輸」,透過美國上市港股ETF的期權產品押上一注。賺蝕非重點,在下以「有罪之身」說三道四,有失君子之風。然而,我想指出的是,300元搶港交所(00388)不是貪婪,而是一廂情願;180元掟港交所不是恐慌,而是無數小投資者的第N次遺憾。

有不同嗎?當然有。「一廂情願」是希望自己買入的股票月復月、年復年地漲下去;不需要一大堆理由,只要有「阿爺」做莊射住,保證有賺無賠。那是hope,不是greed。

A股、港股以至美股面目全非,散戶蟹貨成籮,小投資者在無助中求教財演,到底相信專家真的有「攣都變直」之能,抑或不過祈求吃這行飯的人說一些啱他們聽的話,令自己多一點希望、少一點遺憾。災難發生後,「期望」專家噏兩句大市便能轉勢、手上股票極速翻身,那不是一廂情願,難道是思覺失調?

最近有一位入職不久的年輕同事,對股市急上快落好像蠻有興趣,問老畢怎樣方能利用波動市賺快錢。從小朋友的眼神中,我看到一團對金錢充滿欲望的火,那才叫貪婪。

老畢沒有告訴他什麼,免得誤人子弟。可是,小伙子若在此刻投身股海,個市又唔生性再插兩成,我想他馬上便知什麼叫恐慌。旁觀跟實戰,畢竟是兩回事,能夠嚴守紀律者僅屬少數。

同事年紀小且全無投資經驗,面對虧損陣腳大亂是應該的。許多人在股市都有十年以上資歷,何以一再高買低沽,容許自己在一廂情願與無盡遺憾之間兜兜轉轉不斷輪迴?

徹底來一次gut check

能在錯誤中汲取教訓,逐步做到輸少贏多,當然最好不過。然而,這類「忠言」只有出於畢非德、索羅斯等具備超凡素質的大師之口,才會令人信服。撫心自問,你能抗衡人類與生俱來的天性嗎?

最近的環球大跌市,不管閣下「主場」在香港、內地還是美國,都是認真檢討個人風險承受能力、徹底進行一次gut check的大好時機。閣下若自問無法擺脫「希望—遺憾」的魔咒,最有效的對策,老畢認為莫過於在投資組合中長期維持一定比重的債券。

老畢並非硬銷分散押注(diversification),所以有此建議,只因標普500指數與美國十年期國債於同一年內同時錄得虧損,二戰至今只發生過一次。看近一點,過去十年美股表現最差的三年,分別為2008年(標指挫37%)、2011年(標指升1.5%)和2005年(標指升4.8%)。假設投資者把五成資金投入標指ETF(紐交所代號SPY),餘下一半買進美國二十年以上長債ETF(紐交所代號TLT),這三年的回報分別為:2008年跌4%(跑贏純美股組合33個百分點)、2011年升15.1%(跑贏美股13.6個百分點),以及2005年升6.4%(跑贏美股1.6個百分點)。

抗衡波動的「稅款」

當然,那是假定股債在投資組合中平分秋色,而美股美債之外並無其他資產下的回報;條件若有變,比如債券只佔二成半而非五成,又或組合內增添黃金或其他資產,回報數字自然有異。可是,這改變不了災難一旦發生,違約機率最低的債券跟高風險股票逆向相關性強烈這個事實,風高浪急之際,足以令閣下輸少許多。有了這道「平安符」,投資者大概可以安心坐貨,不會三番四次高買低沽後悔莫及。

在組合內加入債券元素,無疑會削弱閣下的長線回報。有人計過數,以四十年投資期為準,一個美股、美債分佔75%和25%的組合,年均回報較100%純股票組合約低0.7個百分點(9.1% vs 9.8%);小數怕長計,這不是一個細數目。然而,就當那是一筆能為你換來安心,從此不再因恐慌而做儍事的「稅款」,不亦除笨有精嗎?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