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5‎ > ‎

[151112] 置業硬指標高風險

2015年11月11日 (06:12 PM)

盧永雄

香港樓價高企,即使近期稍為回落,一個3幾百呎的市區單位,動輒也要超過500萬元,遠非一般打工仔可以負擔。舒緩高樓價問題,肯定是為政者要務,但如何落藥,卻很考功夫。

 由前特首董建華牽頭的「團結香港基金」日前發表第一份研究報告,以房屋政策為主打,建議推出補貼置業計劃,日後政府新建的公屋,都可租可買,市民可以用市價的五折上車,目標是八成市民成為業主。報告亦建議將郊野公園的土地,撥出來發展房屋,解決土地供應不足的問題。

 基金的建議頗具創意,但政府的回應審慎,沒有即時表示大力支持。我也認為報告中的增加房屋供應,解決年青人置業難的方向,是一可取的指向,但對於定出八成港人置業這種指令式目標,卻相當有保留。

 97年董建華當特首之初,曾經推出每年建屋八萬五的房屋政策,因為當時的目標也只是讓七成市民置業,如今更建議八成市民置業,目標定得更加激進。香 港目前人口730萬人,港人自置居所的比例為50.4%,即有368萬人擁有自置居所,以香港家庭平均人口2.9人計算,共有127萬個家庭擁有自置居 所。至於八成港人置業,是個什麼概念呢?即是說要令到擁有自置居所的人數增至584萬人,自置居所的比例要比目前急增59%,亦等如要增加74萬個單位才 可以滿足需求。74萬個單位,是很驚人的數字。

 「團結基金」要解決市民置業問題的動機非常好,但定出這樣激進的目標,客觀上有很大問題。這是很典型的藍圖式規劃,這種規劃方式比較常見於社會主義 國家,資本主義社會通常都不會定出這樣明確的規劃。比較香港回歸前後的做法,港英政府的房屋政策是只做不講,就在97回歸的那年,香港樓價飆升,港府當年 便大量推出超過3萬個居屋單位(如今一年連3千個單位也沒有推得出來)。當時也未見有定出任何置業目標,只是大量增加房屋供應去平抑樓價。

 回歸之後,董建華定出每年興建八萬五個單位及七成人置業的目標,計劃講了一年,還未實行,遇上亞洲金融風暴,已經推冧樓市,樓價暴跌,最後政策不了了之,七成置業目標「不再存在」。

 你可能會問,定出硬性而良好的目標,有什問題呢?中國已經做到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為什麼香港不能定出規劃?首先,中國是搞規劃的專家,已經搞了幾十 年,對規劃工作很有經驗,在推出重大政策之前,都會在個別地區,先做試點,發現沒有問題,才逐步鋪開。香港不習慣做這樣的規劃,從政者經驗不足,拍拍腦袋 便將一些根本性的改革提出來,馬上實行,未研究清楚急驟的政策轉變,會為帶來多大副作用。

 香港現時只有五成人有自置居所,不要說定出八成市民置業的目標,即使是六成,已經比較激進,要經過深思熟慮。即使是很好的政策方向,如推行得過硬過急,結果是好心辦壞事,最終可能一事無成。

 香港目前樓價高企,很多人說懷念董伯伯,說如果「八萬五」實施了,樓價便不會這樣貴。我的看法剛好相反,就是因為當年的政策太過急進,這就像將鐘擺 忽然大力撥向左邊一樣,由於方向不對,失敗了,政府的政策到曾蔭權的年代,就由左邊大力撥回右邊,凍結了所有房屋的政策:停建居屋,取消租管。由一個極 端,走向另一個極端。

 當年的經驗值得記取,急進的施政目標,並不可行,治大國如烹小鮮,要治理香港的樓市問題,可能比蒸一條8両重的石班魚更要小心,如果你用大火將它蒸一小時,整條魚蒸到硬如柴皮一樣,過了火位,就棄不足惜。

 

盧永雄


置業硬指標高風險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