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529] 索羅斯單挑普京「出神入化」

【索羅斯單挑普京「出神入化」】

世局混亂,似靜未靜,我們多關心區內的危機,例如越南挑華、中日空中差點擦槍走火、以至兩韓炮戰、泰國政變等等,對金融市場來說,受影響的主要是在越南有投資的上市公司,其他則市場似是見怪不怪了。當然,在軍管及宵禁令下,到泰國旅遊還是可免則免。

 

  美歐市場最關心的還是烏克蘭亂局,上周日,儘管東部親俄地區抵制,但總統選舉仍正常舉行,被視為親西方但懂得與俄羅斯打交道的波羅申科,在首輪投票便取得過半數選票當選。由於事前普京表態接受烏克蘭的選舉結果,令到歐洲稍為放心。雖然烏克蘭選舉後立即向烏東叛軍動武迎來俄羅斯的不滿,但俄方未有軍事動作。另一方面,歐洲議會選舉「疑歐派」取得重大勝利,首次奪得高達兩成的議席,但市場認為這些小黨派不足以左右大局,因此,歐美市場近日趁機再升。

 

  要留意是東部兩區曾投票要脫離烏克蘭,而俄羅斯已吞併了克里米亞,有「巧克力」大王之稱的政經名人波羅申科如何拆局,仍將有不少變數,若普京又亮劍,市場還是會再度驚恐的。

 

  波羅申科長袖善舞,做生意之餘熱中政治,在過去3任政府都曾經任職,他雖然親西方及主張烏克蘭加入歐盟,但有不少生意在俄羅斯,然而,怎樣同時滿足西方及俄方,將決定波羅申科今後的政治處境。

 

  日前深夜看電視新聞節目,剛好碰上 CNN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 專訪索羅斯談烏克蘭局勢及歐洲議會選舉等議題,大師伯雖然 80 多歲高齡,但再婚後如沐春風,而他對烏局的評論,反映出他對普京充滿仇恨。

 

  先介紹索羅斯與俄羅斯的恩怨情仇。前蘇聯 90 年代初解體後,索羅斯把大量人力物力投入俄羅斯支持葉利欽總統,盼既能賺錢也可幫助俄羅斯走上索羅斯所倡導的「自由」之路,俄羅斯的休克式療法及大規模私有化,為索羅斯提供大量商機,因此他把資金源源投入造好倉,在一段時期收獲甚豐,葉利欽對索羅斯也很尊重,差不多視為「國師」。

 

  向來善於從危機中沽空圖利的索羅斯,對俄羅斯的情況失去戒心。97年,索羅斯眼見東南亞國家財政不穩,大舉沽空泰銖,泰國中央銀行很快便失守,泰銖大幅貶值,之後導至骨牌效應,西至印尼、東至南韓,差不多整個東亞都陷入金融危機,索羅斯及其量子基金團隊,曾大獲全勝,但在98年攻馬來西亞和香港時卻遇到頑抗。

 

  這個時候,俄羅斯傳來「後院失火」的消息,資金大量流出,以索羅斯的性格,理應趁你病、取你命,轉手在俄羅斯造淡,至少可減輕損失,但他相信了葉利欽保證絕不讓盧布貶值,於是加入協助托市,以至愈陷愈深,在大馬和香港,他久攻不下,大馬當時的總理馬哈蒂爾,不理會美歐政商界的批評,實行外匯管制,還公開點名大罵索羅斯搞亂亞洲;在香港,索羅斯雖然從多種渠道借得港元沽空,也有淡友加入沽港股和港元助陣,但特區政府入市干預,索羅斯及其同路人無法竟全功。

 

索羅斯令人難以信服的奇談怪論

 

  近年,索羅斯承認自己在香港被打敗了,但我想這只是自謙之辭;其實,若非被逼「撤兵」,香港也要負出更大代價才可脫險。在俄羅斯,葉利欽突然退居二線及到別墅隱居,讓俄羅斯政府宣布盧布大幅貶值,索羅斯事前亳不知情,因而受到重創,在俄羅斯慘輸數以 10 億美元計,也只好從亞洲急急徹退,眾多客戶受害,索羅斯被逼宣布退休,直至新千年科網網沫爆破及 911 襲擊之後,他才重出江湖。

 

  在俄羅斯的慘敗,是索羅斯的恥辱,及至普京上場,索羅斯未能修補關係,於是從俄羅斯徹資。

 

  08 年金融海嘯爆發,索羅斯又再一次大賺,他近年玩黃金出神入化,低買高沽,轉而高位沽空,大賺特賺,估計他的身家又回升至數百億美元了。近年,他曾經想透過香港進入中國市場,但在香港卻出師不利,投資了一些中國相關的新股,大部分都「潛水」收場,令到他很心淡,今年中國經濟下行,本來唱好中國的索羅斯,不久前突然轉軚撰文唱淡中國。

 

  不少人都說,在近年的「顏色革命」中,索羅斯的慈善基金扮演重要的角色,在財力上支持反對派,而烏克蘭也是索羅斯向普京報仇的一個戰場。

 

  在接受 CNN 訪問時,他大罵普京是種族主義者,傳播俄羅斯人優越論,索羅斯是猶太人,主持人問他烏克蘭現時似有反猶太勢力,索羅斯的答法令主持人也很意外,他說,在烏東部俄人區,便流行反猶太人,他預期普京會繼續令烏克蘭變得不穩定,亂局難收。

 

  談到歐洲民族主義黨派冒起,索羅斯的答案亦很特別。他說,歐洲多國很多民族主義黨派,都是得到普京的支持而冒起的,借此來在歐洲製造政治混亂。他說,不僅歐洲要小心,美國也要警愓,他還自行補充說,當普京在中國訪問時,中國便出來對付越南,俄中已結盟成為新勢力云云,主持人似感到老人胡扯得太遠了,急急結束訪問。

 

  歐洲極右黨派背後受到普京支持的說法,反映出老人家已到了胡思亂想的地步,他若還有點「識見」,便應該說一些歐洲極左派背後和蘇共 KGB 出身的普京仍有來往,這個陰謀論還會有些市場,至於普京撐腰中國對付越南,則更反映出索羅斯完全不理解中俄越之間的複雜關係,總之,索羅斯視普京為大壞人,有理無理都要唱衰他,大師伯自命哲學家及洞悉世情,但他今次評論世界,卻似乎有很多難以令人信服的奇談怪論。


資料來源:
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ndex.php/wealth/globalfinance/2513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