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4‎ > ‎

[140925] 股民常犯的三個錯誤

股民常犯的三個錯誤
2014/9/25 上午 09:08:42
網誌分類: 經濟


美股跌得多出現報復性反彈。美國8月新屋銷售理想,加上克利夫蘭及芝加哥聯儲主席發表講話,認為仲未係時候提早加息,美股反彈,結束連續三日的跌勢。美股走勢唔錯,朝早跌一跌之後就全程一路向上,杜指以升154點,收報17210;標普500指數漲16點至1998點;納指收升47點,造4555點。

美國8月二手屋銷路唔得,但新屋銷售就認真威威,較7月大漲18%,年化的量增至50.4萬幢,創了6年多新高。月升幅更係1992年1月以來最高,反映美國住房市場仍然在復甦之中。

另外,聯儲官員的對加息的鴿派講話,對市場也起到提振作用。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Loretta Mester) 雖然重申,聯儲局政策聲明中關於加息的時間方面,應該刪除「相當長時間內」這一措辭,但同時稱寬鬆政策仍然適宜,加息時間取決於經濟數據,而美元繼續走強將影響美國經濟增長。

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 講得就更加直接啦,佢話對有關提早加息的呼聲很不安,聯儲局不應該在時機不成熟的情況下加息,只有在對經濟與通脹狀況有信心時才能加息。他認為失業率6.1%仍然太高,而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PCE) 只有1%至1.2%,預計也只會緩慢回升至2%目標附近,目前幾乎沒有通脹爆發的風險。加息,未係時候也。

華爾街日報昨日有一篇關於投資基本法文章,話投資者不斷犯三個錯誤,幾有趣,值得分享。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Morgan House話由於市場是不可測的,再加上人是情緒化的,兩個因素加起來,結果便做成投資者錯誤行為及悔恨。股民通常高買低沽,這可以每年造成1至4%的損失(對不頻密交易的投資者),令回報低落。以10年計,投資10萬,年回報7%,可以變成38萬,只有4%年回報,就只得22萬,差別極大。

當中又有三個錯誤是投資者不斷地犯的。

第一係太多投資者太過自信,錯誤評估自己的情緒,而情緒令他們經常做錯事。例如好多人相信自己係可以如股神講那樣,「在人們恐懼時貪婪」,但現實上並非如此,因為驚慌係一種非當強勁的情緒,在做決定時,往往比邏輯更有支配性,如果你在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騰晒雞」,拋售手上的股票,你的風險胃納指數其實唔高,根本做唔到「在人們恐懼時貪婪」,這種恐懼情緒的遺害是你通常會在低位嚇到沽貨,只會在看似好安全的環境中入市,低沽高買。所以,首先不要對自己太有自信,以為一定會做得對,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第二個錯誤係未能夠明白股市波動係正常不過的事。拿破倫對軍事天才的定義是一個人能夠在周圍的人都瘋狂的時候,做平常(average)的事情。這個定義也適用於投資,事實上,你無需是一個天才,也能夠在過去十年間的股市做到不錯的表現。你只需在2008年,周圍的人都非常瘋狂地恐懼的時候保持鎮定就可以。要做到這樣,你只要在股市向下的時候謹記著股市下跌是正常不過的事情,沒什大不了的。由於好多投資者唔明白大市變動係好正常的,將會認為跌市好不尋常,他們便會十分關注,十分緊張,繼而採取行動,例如沽貨走人。據耶魯大學經濟學家Robert Shiller的數據顯示,由1900年至2013年,扣除通脹及股息影響,美股平均每年增長6.5%。大市正在某段時間亂套是正常的,事實上年度最大的上下波幅,其實只有23%。

投資者經常尋求市場下跌的解釋,其實最老實嘅答案係:股市有時就係咁。就好似天氣一樣,有時熱,有時冷。投資者太過關注股市的升跌,只會做成過度的分析、緊張,以至做出錯的動作。

第三點係試圖預測股市的走向。股市的不可預測性未能阻止投資者要預測股市的欲望。前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去年話,我們未能做出準確的預測,但我們仍然假裝能預測,但我們真的不能夠。投資銀行Dresdner Kleinwort出了一份關於市場上的分析員在預測股價、利率以及GDP增長準確性的報告,他的們的準確性都好糟糕。不過,當中卻發現一個普遍現象,就係預測及實際結果有一個滯後關係。分析員會等待至股價上升之後,然後預測股價會上升。利率下跌後,預測利率會下跌。其實他們只是告訴我們已經發生了的事情,對未來將會發生的事情,講得好少。

作者指出沒有預測的世界並不恐怖,只需有足夠容許錯誤的空間便可。偉大的投資專家Benjamin Graham曾經提過關於要有一個安全空間(應急的資本、彈性的工作以及避開貴價的股票)的目的,就是「無需對未來作出準確的預測」。我們操控不了市場下一步會怎樣,但我們可以完全控制自己對市場表現的反應。


陸羽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