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3‎ > ‎

[130407] 楊衞隆財經講座

2013年 4月07日

財經預測是怎樣做出來?

只有過去的事例可以讓你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事情。

所有學問都是用同一方法做研究,那就是先明白現行系統的產生過程、現行制度和案例。案例是其中最重要部份。律師當然明白明文法律,但是,接到案件的時候,遇有具爭議之處,就要尋找過往的案例。案例不可能完全一樣,所以,要將案例應用在案件中。每件案件都不同,但是,只要找到可用的案例,案件就易辦得多。醫生也是一樣,單是明白生理、病理和醫療技術不夠,一定要知道如何應用過往的病例才能夠掌握病人的病情發展和運用某些醫療手段之後,病人的反應是怎樣。最可靠的估計是來自過往的病例。

做財經研究、分析和預測也是一樣,單純了解財經系統和制度不足以進行預測。當財經研究員要就某一特定情況進行研究和預測時,第一次要做的事情是翻查過往的『案例』。各位一定會嚇一跳,『甚麼? 要預測未來,卻只是研究過去? 真的這樣嗎? 』

對,我們真的這樣做,因為未來是無法研究,無法分析。我們只能夠研究過去,利用過去的例子明白未來的發展。正是因為這樣,財經研究員害怕不曾發生過的事情,因為沒有先例,所以無法預測。


經濟大師的經濟理論可靠嗎?

不可靠。

我們曾經有過很多經濟理論,但是,大都不可靠。例如法國經濟學家讓·巴蒂斯特·賽伊(Jean-Baptiste Say,1767年—1832年)的薩伊定律(Say's law)說商品和服務的供應可以創造出同樣規模的需求,完全否定了需求不足與失業存在的可能性。1930年大蕭條時期的經濟狀況證明這條理論錯誤。經濟大蕭條持續了將近十年,但嚴重的失業現像卻沒有消失。

現在的經濟學說可以說是烏龍百出,例如2007年的次按風暴及其後的金融海嘯將全球經濟學家殺個措手不及。當時的經濟理論、公式和財經模式都證實,美國次按不會嚴重影響經濟。結果只是證實這些東西全部是無用廢物。

現在的經濟理論還在摸索階段,錯的理論被刪除,新的理論又冒起來,全部財經理論都是假定,所以要用實體經濟進行驗證。近年伯南克的QE是用美國經濟試驗他的大灑金錢拯救經濟理論是否行得通。歐元的成立是貨幣理論實驗,看看沒有中央管理的區域性貨幣能否長時間存在。

樓市泡沫是怎樣發生?

樓市泡沫是金融制度結構性缺陷引起。一般情況下,銀行要拿到抵押品才會將錢借出去,那就是說,銀行只借錢給有錢人。投機者炒賣股票或者其他商品,基本上不能得到銀行低息貸款,只有一個情況例外,那就是炒樓。由投資角度去看,炒樓是政府或者大銀行擔保的孖展投機。香港特區政府通過外匯基金全資擁有的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為炒樓的人提供按揭保險計劃,只要支付一成首期就可以炒賣十足樓價。對銀行來說,做樓按的人只是支付一成首期,已經擁有十足資產,因為其餘九成有政府擔保。當然這個按揭計劃有金額上限。對於炒樓的人來說,政府擔保他們炒樓,低息借錢,炒賣賺到錢就十足入袋,輸了就宣布破產,由政府啃下自己的壞賬。政府擔保按揭的原意是協助市民置業,但是,實際上是幫助炒家炒樓。即使沒有政府擔保的樓按,銀行也樂於將錢借出去,只是收取極低利息,因為銀行有物業作為抵押品。當樓市暢旺,樓價上升的時候,銀行、地產發展商和炒家都變成大贏家,小市民是大輸家,因為樓價被炒貴了,租金被炒貴了。租金上升推高通脹,受害人也是小市民。到了樓價大跌,銀行啃不下壞賬,政府不停地為炒家埋單,受害人仍然是小市民,雖然樓價和租金下跌,但是交稅多了,政府服務少了,失業率上升。銀行、地產發展商、炒家和地產代理有炒高樓價的動機,政府亦推波助瀾。樓市泡沫一旦出現,情況就變得複雜,因為各個利益集團有著不同的需要,一邊想推高,一邊想質低,出現角力,受害的人仍然是夾在中間的小市民。

樓價或者股價上升時候,增加的財富是怎樣跑出來?

樓價或者股價上升是資產膨脹,有兩個情況,良性和惡性。良性資產膨脹的額外財富是創造出來。當股份的盈利能力增強,股價上升,新增的財富是來自股份的盈利能力,所以是良性。樓價上升如果是因為市民的賺錢能力增加,能夠負擔更高的租金,這也是良性資產膨脹。

惡性資產膨脹是沒有財富增加,如果股份的盈利能力不變,甚至下跌,股價卻上升; 市民的收入沒有增加,物業的租金和樓價卻上升,那就是炒賣的結果,資產膨脹增加出來的錢,只是銀行放債放到市場的債,是資產泡沫

現代金融體系之中,有兩個組織可以創造貨幣,請注意,這裡說的是創造貨幣,不是創造財富。財政部/中央銀行和私營銀行。財政部/中央銀行發行貨幣,包括債券是會增加貨幣供應。私營銀行提供的信貸也是貨幣,能夠增加貨幣供應。原則上,銀行發出一筆信貸,就是將錢借出去,換回來的是借款人的還款承諾。


樓價能否無止境地上升?

樓價不能無止境地上升。

基本上,良性資產膨脹的資產升值可以無止境地發展。惡性資產膨脹就不同,有個升值限度,那就是受制於銀行的穩健性。當銀行借得太多錢出去,只要出現壞賬,銀行就要倒閉。原則上,銀行做樓按的時候會得到抵押品,所以,不存在重大風險。問題是,物業的估值影響借款人的還款能力和抵押品的質素。樓市向上的時候,銀行高估物業價值,令到抵押品質素下降,供款人的還款能力不足。銀行不是每一宗樓按都得到政府的擔保,萬一供款人違約,抵押品又不足以抵債時,銀行就要承擔損失。樓價下跌會令銀行破產,所以,銀行為了保持物業的價值,即是銀行賬簿上的抵押品價值,當樓價不再上升的時候,會盡力高估物業價值,盡力做樓按,企圖阻止樓價下跌。政府不想金融體系混亂,不想出錢拯救銀行,於是在樓價脫離現實的時候,力圖穩定樓價,不讓樓價升到太過份,又不讓樓價大跌。

如何得知樓市泡沫即將爆破?

樓市泡沫即將爆破的先兆是樓市交投嚴重萎縮。 

樓市泡沫即將爆破的時候,銀行和政府盡力維持樓市秩序,不讓樓價大跌。但是,樓價受制於市民的交租能力和供樓能力,一旦樓價和租金超出這個能力範圍,即使銀行再提高估值,再放鬆樓按審批,樓價仍然無力上升。這時候,政府會害怕銀行出事,於是要求銀行做好風險管理。銀行唯有收緊信貸,樓價已經去到非跌不可的階段。樓市泡沫只會在人們對物業價值失去信心時爆破,於是,出現一段時間交投停頓,樓價只是輕微下跌,甚至微升。

樓市泡沫應爆而又未爆的時期能維持多久? 

根據過往經驗,樓市泡沫應爆而又未爆的時期可以維持一段很長時間,這段時間之內,任何負面因素都有機會觸發泡沫爆破。例如九七金融風暴和零三年沙士都觸發樓市泡沫爆破。要判斷樓市出現泡沫,一點都不困難,只要對比樓價和市民收入,看看銀行未償付信貸的樓按比率,就可以肯定地說有泡沫還是沒有泡沫。但是,確定有泡沫之後,要預測泡沫甚麼時候爆破,那就非常困難,因為樓市泡沫爆破有導火線,不是泡沫夠大就會自己爆破。這導火線是甚麼,甚麼時候出現,真的很難說。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財經評論員大叫樓市出現泡沫的時候,說不出甚麼時候會泡沫爆破。樓市泡沫的形成和發展過程相當有規律,但是,泡沫爆的時候就每一次都不同,很難掌握它的規律,因此很難預測。說到這裡,各位應該明白楊某早在2012年5月初預測香港樓價會在2012年年底之前下調三成,結果去到2013年3月才出現樓市實質向下調整。看來是預測錯誤,但是,對於財經評論員來說,這樣的結果已經算是很好。

財經預測的最重要工作是甚麼?

財經預測的最重要工作是事後檢討。

財經預測不可能百份百準確,因為財經分析員不是神仙,不可能預知未來。但是,財經分析員可以做到最好,方法是每次預測有了結果之後,進行嚴格的檢討。檢討目的是要找出錯處,以後可以改善。就像我的2012年年底樓價跌三成預測。各位應該知道我的預測基於三項因素,1. 香港樓市已經出現嚴重泡沫、2. 香港特區政府需要讓樓市軟著陸,而軟著陸的時限是2012年底,壓低樓價三成才會有效、3. 美國經濟會在2013年1月1日墮下財政懸崖。

以上的因素1有已經確認的數據、因素2的數據是無可置疑,但是,香港特區政府沒有在2012年年中到年底切實地壓低樓價,連軟著陸的機會也輕輕地放棄。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說,特首的經濟顧問早就向特首說過我的主張,應該是一模一樣。特首的經濟顧問不是以投資賺錢為出發點去研究經濟,和楊某是同一路人。我明白特首的經濟顧問的研究方法和分析技巧。到了2013年1月,特首的經濟顧問應該向特首發出警告,這是楊某預計之內。到了2013年2月,特區政府才出了幾招,搞了一點點小動作,企圖令樓價不升不跌,保持平穩。樓價去到那麼高的水平,完全脫離現實,根本上無法保持平穩。2013年3月,樓價開始向下調整,但是幅度只是很少,不足一成,樓市交投卻陷於急凍。特首的經濟顧問一定告訴特首,不知道樓市泡沫何時爆破,特首就安心,希望將樓價維持在這個水平,保持銀行業和香港經濟穩定。中國的經濟調控主要是控制通脹,加息是理所當然的事,這條導火線極有可能引爆香港樓市泡沫。

因素3有很多變數,我在2012年年初是無法得知。2013年1月1日,奧巴馬和博納硬上加富人稅,將全面削減開支部份的實行時間拖兩個月,要到2013年3月1日才會實行。雖然結果不出我的預料,美國經濟在3月1日墮崖,但是美國經濟沒有我想像中那樣突然陷入衰退。即是說,美國墮崖沒有引爆香港樓市泡沫。
從以上的檢討可以看到,我的錯處是無法準確預測經濟形勢,特首沒有我心目中那樣希望樓市軟著陸,他根本上不想樓市著陸。這是我估計錯誤。


財經預測的準確率是否理想?

財經預測的準確率絕不理想,連強差人意也談不上。曾經有人跟我說,任何財經預測有了結果之後找不出錯處,那次預測一定是造假。財經評論員和分析員經常將別人的財經預測錯誤拿來當笑柄。David Dreman在他的著作“Contrarian Investment Strategies: The Next Generation” 分析了1971年至1996年的1,500個股份。結果是當財經分析員挑選某一股份作為持有一年的首選,一年後,這股份表現差過大市的比率高達7成半。失準率去到7成半,找個小孩子亂挑股份,賺錢機會肯定高得多。

另外,有些長期預測準確的財經大師其實只是預測跟著大市走,大市升,大師就說升,大市跌,大師說跌。當大市長時間上升,他就會一直地準確,到了股災或者樓災突然爆發,大師就完全失準。只要看看金融海嘯把多少財經預測大師捲走就知道有多少大師級財經評論員是跟著大市走。亦有一些大師級人物其實只是讀外電財經新聞,不是做財經預測。很多財經評論變作財經新聞報導。如果你不明白兩者的分別,不要緊,財經評論員和財經新聞報導員也搞不清兩者的分別。更加搞笑的大師是兩頭下注,即是說,大市升,他說對了,大市跌,他也說對。

有些財經分析員不停賣弄專業名詞和財經數據,一開口就是數據加專業名詞,聽起來非常專業,但是,來來去去都是那十來個專業名詞,那一大堆數據是市場上任何人都可以找到。


如何分辨內幕消息的真偽?

將內幕消息全部看成虛構就可以。

任何曾經在證券行工作過或者經常接觸證券行中層人員的人都會知道,內幕消息是每天都有,股份異動是每分每秒都有。很多內幕消息是有心人放出來,我曾經得悉一宗中資機構獲得注資的內幕消息,竟然有多個不同消息來源同時放出這個消息,而且消息中的股份確實股價上升,但是,當所有人搶著買這股份的時候,卻傳出壞消息,股價暴跌,很多人被套牢。內幕消息的問題出於消息不是內幕,當你和我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已經不是內幕。如果消息真確,你得知消息的時候,股價已經完成調整,或者消息中的公司已經做好部署。更加嚴重的情況是有心人洩漏內幕消息,例如某公司正在洽談收購,消息傳出之後,股價大升。即使消息真確,問題是,洩漏消息的人有甚麼目的。有時是收購談不攏,被收購方有股東贊成有股東反對,其中一方一氣之下,將消息漏出去,趁著股價急升減持股份。有時是被收購方故意漏消息出去,讓股價急升,抬高收購價。亦有時候是收購方並非誠意收購,只是洽談收購及將消息漏出去,讓股價狂升。總之,漏消息出去,目的是要令散戶高價搶購股份,令散戶中計。


為甚麼行內人重視內幕消息?

因為股票市場的短炒就是炒消息。

行內人不理會內幕消息的真偽,反正能夠令市場有反應的消息就是有用的消息。另外一個原因涉及非常深層次的證券業人才問題。各位是否記得最近有一位證券行高層炒燶股票燒炭自殺身亡? 這位高層人物來頭不少,留學澳洲,擁有澳洲執業會計師資格,任職證券行高層長達20年,歷任多家大行重要職位,大括匯豐、大摩等等。為何這樣的人才會遭到滑鐵盧? 問題出於證券業人才的才能單邊化,知識流於非實踐化。證券業的決策來自兩個層面,取得第一手資料和分析研究資料。所有證券行招攬人才只重視分析和研究既有的資料,大學教導的財經及證券業知識只限於如何分析既有的資料。只要拿報章刊登的徵才廣告看看就會知道,所有證券行高層的要求是高學歷,有大行經驗,但是,這樣的人才對於搜集第一手資料卻是全無能力。幾乎所有財經業人才在取得第一手資料方面都是沒有學問和經驗,被迫採用可靠性極低的內幕消息。結果,不少財經界專業人才和了不起的財經界人物都栽在虛假或者不實的資料。拿著不實的資料做分析當然會得出錯誤的投資決策。


第一手資料重要嗎?

極其重要。

財經分析員用的第一手資料就像是廚師用的材料一樣,無論廚師的廚藝怎樣了不起,沒有牛肉、河粉和芽菜,一定炒不出一碟乾炒牛河。不重視第一手資料的下場會相當悲慘。商場如戰場,就讓我們看看戰場上不重視情報工作的後果怎樣。太平洋戰爭之中,美軍重視情報,在中途島一役伏擊日本艦隊,打沉4艘主力航空母艦。慘敗之後的日軍竟然不知道前線在哪裡,沒有派兵防守快將完工的瓜島機場。美軍登陸,兵不血刃佔領機場。日軍派出一木支隊700人登陸瓜島,扛著步槍傻頭傻腦地直撲一萬九千名美軍以重武器鎮守的機場,結果連外圍防線也衝不破就全軍覆沒。日軍再押上川口部隊幾千人去送死。這時候日軍才知道島上有超過兩萬美軍,當日軍派出仙台師團登陸的時候,美軍航空隊進駐機場,大勢已去。大日本帝國大本營的參謀連美軍在瓜島有多少人也不知道,就派幾百人去攻打瓜島。只要日軍派偵察機或者潛艇去瓜島看一看就不必以卵擊石,延誤戰機。

在商場,缺乏第一手資料的財經評論員錯誤估計形勢,看不到多次資產泡沫,科網股泡沫看不見,次按風暴也看不見。我在次按風暴系列著作中引用大量第一手資料,實地視察美國物業市道。書中說,銀行將錢借給沒有能力供樓的人,肯定會虧本。寫那本書之前幾個月,我在酒店任職,一位同事正在進修地產代理課程,告訴我很多不是秘密的樓按實況。銀行和財務公司批出樓按甚麼都不查核,連申請人是否在生也不知道。我肯定次按會出事。但是,財經分析員卻躲在辦公室,拿著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公式,計算次按違約率,認定次按十足安全。要知道次按是否安全,最重要是知道審批次按的實況。有一次,我的汽車要維修,在車行休息室,車行經紀向我大數次按的不是,只要有人走進車行買車,車行就批次按出去,遲早會出事。這樣的第一手資料絕對不難取得,只是當時的財經分析員輕視第一手資料,只是埋首於公式和理論。經過次按一役之後,美國的財經分析員開始重視第一手資料。我在3月22日隆中對說過,視察實體經濟已經是美國財經分析員研究宏觀經濟的重要手段之一。例如,Raymond James的首席投資策略員Jeff Saut於3月21日在雅虎財經的Breakout環節中說美國現在沒有衰退風險,因為他在美國各地觀察到餐廳生意很好。美國很多財經分析員採用單純的第一手資料作為財經評論的依據。很多財經分析員認為經濟數據和實地視察所得的結果有矛盾的話,要以實地視察的結果為準。


如何取得第一手資料?

要取得第一手資料就先要明白動態資料搜集和靜態資料搜集的分別。讓我們再次回到戰場去。在戰場上,有兩類情報,一類情報是敵人送上門,例如敵人之間的通訊,盤問敵人俘虜得到的情報等等。另一類情報是主動去尋找,例如派偵察機或者偵察兵到敵人陣地偵察,當然還包括在敵後進行間諜行動。日本人不重視情報,認為偵察敵情是浪費時間,抓到戰俘就喜歡用東洋刀斬頭,把情報送到天堂去。日本在太平洋戰爭大敗的原因之一是不懂得搜集情報。

在商場,情況也是一樣,搜集情報有動態和靜態兩類。靜態資料搜集是別人送上門的資料,例如各類指數和政府統計的經濟數據。這些數據的準確性有很大疑問,看看近期中原城市指數就明白到,單看中原指數評估樓市情況就會錯誤估計形勢。我不怕施永青告我誹謗,中原指數的可信性係有目共睹。送上門的資料有另一問題,太多矛盾,例如近期聯儲局要員的發言,一個說要夏季退市,一個說要繼續下去。更加糟的送上門資料是完全不可靠的內幕消息。

香港的散戶投資者只能得到以上的靜態資料,看來看去都是經濟數據、樓市股市指數和財演的評論。正是因為這樣,散戶經常被股災樓災殺個措手不及。香港有很多財演聲稱自己是甚麼博士,甚麼總裁,在評論中說某日與某某大行某某高層開飯局,席間,對方說了一些機密內情,如此這般。美國很少這樣的財經評論,可以說幾乎沒有。原因非常簡單,如果我是某某大行的高層,和一位財演開飯局,明知他可能會將自己說的話公開,怎會把商業機密說出來? 完全不合常理。又有些財演的評論跟著股市樓市走,今天大市升,他看升,明天大市跌,他看跌。這樣的財演評論多看只會成為財經廢物。

問題又回來了,既然單純的靜態資料沒用,要配合動態資料才能夠掌握市場情況,市場上又缺乏動態資料,為何財演們不盡力搜集動態資料? 

這是因為財演們不懂得如何搜集動態資料。大學的經濟課程沒有教導如何搜集動態資料,只是集中於研究和分析自動送上門的靜態資料。市場上基本上沒有人懂得怎樣搜集動態資料,也沒有這樣做的資源。動態資料搜集不受重視,得到的動態資料不值錢,進行動態資料搜集的人賺不到錢。情況就像寫粵曲的人賺不到錢,唱戲的老倌才可以賺大錢,結局是有人唱戲卻沒有可唱之戲。粵劇式微的原因不是沒有人唱戲,是沒有人寫戲曲。能寫戲曲的人月入三四千元,連最低工資都賺不到,誰去寫?

那麼,動態資料搜集的困難在哪裡? 

這個問題的答案有兩方面,地緣理解力和資源投入。看過隆中對的人都知道,我在2013年3月到南加州實地視察經濟環境。出發前,我在自己住的亞拉美達市看過,經濟情況很差,完全沒有改善。附近屋崙市的情況也是一樣。但是,走遠一點,去到三藩市灣另一邊,即是三藩市半島,經濟情況有顯著改善,再走遠一些,我確認加州經濟情況向好,沒有衰退。如果我只在自己住的地方附近看看,就會錯誤估計形勢。視察實體經濟的難處在於全面掌握實況,不能只看一個很小的部份。即使我由灣區去到南加州,幾乎走遍整個加州,仍然只是美國50州之中,看了一個。

每個地方的地緣情況不一樣,以日本為例,要搜集日本的財經資料,要長期研究日本經濟,更加要精通日文。要明白美國的情況,當然要明白美國的政治和經濟環境,亦要精通英文。歐洲那邊的情況更加複雜,局外人難以明白。現在的經濟環境有很強的互動性,資金在各大市場流出流入,任何人,無論如何了不起,總不能完全掌握各個市場的情況,所有財經界猛人做動態資料搜集都是瞎子摸象,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因為動態資料搜集有地緣局限性,所以,大部份能夠做動態資料搜集的人都集中在某一地區的資料搜集,結果是怎樣做也做得不好。動態資料搜集的最困難之處不是實實在在地搜集各地區的資料,而是如何將不同地區的資料放在一起,互相比較,得出結論。我曾經在這裡講過,要預測未來就要明白過去,每個地區的過去都有不同,美國的消費情況改善和香港有不同的意義,亦有不同的影響。美國是資源豐富的工業產品進口國,中國是資源相對人口比較差的工業產品出口國,中東是石油出口國,要進口大量糧食和工業產品。動態資料搜集是實地搜集得來的資料,不像數據或者指數那樣可以有某些方法對比,例如以GDP為標準作一比較。實地視察的資料很多時候是無從比較。

資源方面,實地調查只是到當地走一走,成本卻很高。以我到南加州的五日四夜行程為例,我開自己的汽車到南加州去,單是汽油已經花掉超過300美元。在洛衫磯希爾頓酒店只是住了兩晚吃了一頓晚飯,酒店的賬單超過1,000美元。這次旅程總花費超過2,000美元,貴過到歐洲去一星期。花錢是一回事,體力的透支又是另一回事。我從聖地牙哥開車回到亞拉美達市去,單程8小時,不計算停下來吃飯的時間,只是開車就是8小時一個單程。路程和香港至北京差不多。最令我難忘的實地視察經濟經歷是倒在德國法蘭克福街頭和在西班牙馬德里做訪問時連坐椅一起倒下。由加州去歐洲的行程是超過24小時,由住的地方去機場,汽車轉地鐵再轉飛機,去到德國之後,又由德國的機場去火車站,火車轉火車再轉U bahn,然後再轉S bahn,還要步行十分鐘才到酒店。放下行李之後,我立即工作,就是那樣,身體支持不住,倒下來。

當然,我想躲在家中做財經分析,不用花錢又不用吃苦。但是,不到南加州實地視察又如何得知當地經濟情況? 不去德國又怎樣去訪問德國的政客和了解當地經濟?


如何實地視察經濟?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環境,亦有不同的可運用資源。搜集動態資料是非常個人化的事情,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法,亦應該有不同的方法。事前計劃非常重要,搜集動態資料不能亂來,因為成本高,難度大。首先要搞清楚搜集資料的目的,有甚麼假定的結果。簡單地說,你要先有個假定,再推斷會有甚麼事情發生,然後去尋找這方面的資料。事前準備工作非常繁重,絕對不是買張機票飛到目的地去,走個圈就完成工作。事前準備工作花的時間肯定多過現場的視察工作。

我在2013年3月到南加州的行程有明確目的,因為3月1日實行全面削減開支,假定兩星期後的美國消費市場會非常慘淡。我先視察東灣地區,即是我住的地方附近看過,情況真的很差。於是,我到三藩市半島去,情況出乎我意料之外,那裡的消費市場很好,似乎比全面削赤之前更好。因為沒有結論,所以我開車一直向南走,去南加州的旅遊區去看個究竟,行程還包括聖地牙哥市和附近的商場。看消費市場比較容易,甚麼人都會做。開車到各個商場走一走,去環球片場,到餐廳去吃飯等等,都可以看到消費市場是否暢旺。一年前去德國的行程就比較困難,因為我要尋找的資料是德國各個政黨會否支持拯救希臘。這樣政治性質的實地視察要約見政黨的人,可是,我沒有記者證,只是以個人名義要求訪問,結果全部沒有回應。我直接走到政黨辦公室說明來意,要求見負責人,得到的對待非常冷淡,對方見到我老遠由美國去到德國找他們,只答應回答一兩個問題,不得拍照,不能錄音,連名片都不給我。這次行程遇上寒流,行程太緊迫,太辛苦,而且花了很多錢,多次訪問都被拒絕,只是訪問到一些佔領行動的人,參加了一些聚會。基本上,這次行程的目的只是達到一半,吃力不討好。
有時,搜集動態資料只是打個電話,不費吹灰之力。例如我在2012年年底,想了解香港樓市情況,只是打電話給香港的朋友,他們替我到外面實地視察我想知道的事情。他們在網上傳還給我很多照片和資料。基本上,我足不出戶就拿到我需要的所有資料。

各位可能留意到,我在美國、德國和日本的動態資料搜集工作沒有說任何朋友的名字,幾乎所有工作都是由我完成。那是因為我懂英文、德文和日文,全部資料搜集、翻譯和聯絡工作都不必找人幫忙。西班牙就不同,我不懂西班牙文,而且西班的危機相當深層次,涉及樓市、政治和銀行業。我在西班牙進行的實地視察工作要十多位朋友幫助才能完成。我在德國和日本是獨來獨往,在西班牙是一直和朋友一起。他們每天早上到酒店找我,幫了我很大的忙。
給各位一些例子,意大利政治危機,大選後無法組成政府。這是純政治問題,我不懂意大利文,不熟識當地環境,即使我飛到意大利去,完全沒有方法取得任何需要的資料。想了解英國樓市的情況,我可以去英國視察,因為樓市暢旺與否,很容易從市面環境看出來,我又懂英語,和當地人溝通沒有問題。可是,視察英國地產市場的目的是甚麼? 它對環球市場的衝擊並不嚴重,所以沒有需要去視察。

綜合以上的情況,實地視察工作的成敗關鍵在於事前計劃、個人資源運用、了解當地環境等等。現場視察的工作應該怎樣進行,要視乎工作需要和個人環境及資源。再次讓我們回到戰場去,截聽敵人通訊這樣的情報工作不危險,但是派一隊士兵到敵人那邊去偵察就有很大風險,傷亡是無可避免,派兵出去的時候一定要有周詳計劃,不能亂來。進行動態資料搜集也是一樣,要有心理準備,到外面去實地視察會有吃力不討好的時候,可能會花錢花時間,卻無功而回。每次行程都要準備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情,例如航班誤點,迷途之類。

動態資料搜集的代價很大,花錢又辛苦的事情,但是,拿到的資料非常可靠有用,當你試過實地視察,拿到寶貴的資料,你就不會怕辛苦,不會計較花掉的錢。


炒家都發達,跟著大師炒股票就會發達,為甚麼要做研究?

所有財經研究都是以中長線為主,當然有些財經評論員會有短線分析,但是,研究工作是以長時間投資為主,不是為短炒而做研究。即日鮮的炒股是碰運氣,看準形勢下注,沒有必要做任何研究工作。很多散戶跟著大師炒股票,以為這樣就會發達,哈哈,真的天真。跑到書店,花幾十塊錢買本XX大師的炒股秘笈,照著大師的指示去炒一兩轉,就可以一朝發達。這樣的想法,除了智商有缺陷之外,心理狀況也是有欠平衡。如果真的可以跟著大師炒股票就發達,發達的財富從何而來? 

蘋果的Jobs賺大錢,不是炒出來,那些財富是運用他的創意和科技為世人帶來新產品。這樣才是創富。買這樣的賺大錢股票,如果短炒只能賺幾個價位,要長時間持有才能賺大錢。長時間持有的話,蘋果股價是由幾塊錢去到幾百塊錢,股價升幅很大,不必高槓桿操作也能發達,但是,要做足研究工作,股市內只有一只蘋果,抓錯了一個橙,又長期持有,命運也相當悲慘。

短炒的價位上落有限,一定要以高槓桿操作才能賺大錢,結局是風險極高,炒股票簡直是賭命。高風險高回報的炒作,賺錢容易,輸光也是容易,不停地這樣賭下去,總有一舖輪清光。各位可以看看,財徒之中,沒有一個有好下場。幾乎所有炒家的命運都是一樣,十賭九贏,一舖輸凸。市場上的大炒家,發了財就意氣風發,不可一世,自封股神股聖,大師阿Sir,但是,他們的發達背後藏著危機。憑著運氣賺錢是好輕鬆的事情,但是,人的運氣有起有落,運勢欠佳的時候,錢就跑掉。好運的時候,擦鞋童變神童; 行衰運的時候,神童變擦鞋童。運勢有起有落,市場情況千變萬化,只有知識才是永恒,只有真理才會給人財富。由此可見,真正賺錢的股民是做足研究,長線投資有前景股票的人。

每次股災和樓災都把炒家殺個片甲不留,但是,那些地產商和投行卻是每次股災和樓災都能獲利,而且越賺越多,原因是這些大行和地產商能夠順著市場規律而行,市場規律是絕對無情,順者倡,逆者亡。那麼,市場規律是甚麼?
下次告訴各位。



楊衞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