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3‎ > ‎

[130708] 干預與投資

干預與投資
2013/7/8 上午 09:32:51

美國就業數據良好,大幅拉起收水預期,美國債息抽升,看來收息股和地產股仍然要捱沽。

 

美國可能收水,歐洲繼續放水,相映成趣。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上周四宣布,如有必要,歐元的基準利率將維持在目前的水平,甚至可能進一步降息。長期以來,德拉吉一直主張絶不「預先承諾」未來利率水平的政策,他今次一反常態的舉行,市場的解讀德拉吉對於歐洲經濟前景感到焦慮。與此同時,英國央行也暗示,維持超低利率的時間,會比市場預期的更長。

 

市場即時反應是歐元、英鎊匯率急滑,歐股大漲。不過,標準普爾評級機上周五將葡萄牙的主權信用評級前景從「穩定」下調至「負面」,對政局不穩可能導致當地經濟救援計劃出現阻礙的憂慮升溫,歐洲上周五走低。

 

美股上周五朝早受歐洲繼續放水刺激造好,不過,美國公布6月非農就業報告大大好過市場預期,大市一度因為怕收水而回落。午後重拾升軌,杜指收市重上15000點關口,收漲147點,報15136點,標普500指數升16點,造1632點,係連續第二周上升。

 

美國6月非農新增就業人數較上月大增19.5萬人,遠好過市場預期的16萬人,而6月失業率為7.6%,與5月份持平。就業人數增加,失業率冇跌,主要原因係有更多人加入勞動力大軍,令基數上升有關。另外勞工部同時修正4月和5月的非農業就業人數,較初值增多7萬人,進一步確認美國就業市場正在持續改善。

 

經濟如聯儲局預期方向前進,進一步加強市場對當局退市的預期,美股一度回軟。KeyCorp公司首席投資策略師麥凱恩(Bruce McCain)表示,「市場關注聯儲局寬鬆政策執行時間問題,部分原因是大家對經濟的潛在力量缺乏信心。一旦投資者確信經濟狀況良好,股市的更加持續增長大門將隨之打開。」

 

CNBC於非農就業公布後就聯儲局幾時開始「收水」(tappering)做了一個調查,有五份之三的受訪基金經理及分析師認為聯儲局會於今年11月前開始「收水」,比較兩個星期前的調查提早了一個月。其中,有達39%認為「收水」行動最快會始於9月。至於「收水」幅度,平均的降幅係每月減少買債220億美元。不過,調查顯示,華爾街不相信聯儲局會於明年7月全面停止所有買債計劃。

 

受聯儲局「收水」預期升溫影響,美國債市大覆向下,美國10年期息率抽上至兩年新高,最新報2.7厘。利息向上,首當其衝的係地產股,標普房地産建築商板塊大幅下滑,Toll BrothersLennar11隻成分股全部逆市向下。金價亦無運行,繼續尋底,再向每安士1200美元進發,最新報1217美元。

 

網友依家控股問咗一個問題:「昨日又係雜誌睇左篇報導,講有個3180後美女,五年前08年用十幾萬首期買樓結婚,跟住樓價升加按再買放租,再升再加按再買再放租,再升就同人夾份買千萬豪宅,到今日已經同人夾錢搞港島劏房,身家千五萬。」

 

依家控股話:「在下唔係唔抵得,只係諗點樣可以捉到一個咁既機遇在下覺得每次大危機而引至政府入市,之後產生一個比較長既升浪,就係機會。98年港府入市,你當日跟佢買,惦啦,03年孫九招救樓市,你跟佢買樓,又惦,08年美國qe, 大溫總四萬億救世界,你跟佢地買美股,大陸樓,港樓,港股,都惦,近既安倍係日本放水,你跟一樣惦,結論係跟政府入市99都惦,而且timing準,水位深!當然都有政府失手既時候,如97年泰國比人狙擊,但泰國係小國,唔可以比。」

 

「每一次爆鑊爆到政府要大手入市,一定係驚到震既時候,在下都記得陸sir之前講,金融海潚百年一遇,政府入市得唔得都係未知數,98香港比人狙擊,任志剛都比人沽到落車時腳震……事後睇返,政府贏面依然係大,其實跟得過,就算政府真係輸左,你跟政府買輸埋,政府一輸經濟肯定大散,到時一樣會失業捱窮,反而你唔跟,之後就會比政府吹出黎既大泡沫浸死,風險一樣大,但政府贏既機率就大過經濟崩潰好多。如果跟政府入市其實係發達機會,咁下一次(真係唔知幾時),經濟又大爆鑊,政府又入市,政府得唔得又係未可知既時候,我地係咪應該訓身入市呢?在下知道咁既思維方式唔啱老師一直主張“穩陣,唔輸死,長賭長有,慢慢發的投資態度,不過事實呢個係現代經濟一個泡爆完就吹另一個泡去解決既“21世界新經濟發展模式”,唔知老師點睇呢?」

 

我的想法和依家控股估計的剛好相反,我基本上係同意在大危機出現時,跟政府入市的投資策略,特別係跟效率高的政府入市,例如美國和香港政府。我對依家控股的問題可以有幾點回應,第一,我的中長線投資基本策略是逆市場潮流而動,市場悲觀時買,市場樂觀時沽,通常市場接近崩潰時,本來就是市場超悲觀的時候,本來就是入市的好時機,即使無政府干預,都要研究是否跌到優質股的價值線以下,可以投資。這些時候買股,反而係較穩陣的時候。

 

第二,政府入市多數可以扭轉潮流。在一般情況下,政府大規模入市時,往往己是跌得好深的時候,由於沽盤太多太大,走勢行得太深時,一有觸發因,好易有逆轉。有些例外情況是1992年索羅斯狙擊英鎊時,那時英鎊的問題是和歐洲貨幣基制定的掛鈎價有太大錯價,和經濟狀況脫哂鈎,露出太大的狙擊的空間,所以英倫銀行入市都無濟於事。但大多數情況下,政府入市還是有用的,特別是如美國那樣既高效又對市場有較多影響工具的政府,香港政府亦高效,但她不掌握利息工具,又是小政府,在金融市場的干預較淺,財政政策的影響亦較細,但她對樓市的干預效果就較大,一則政府是主要土地供應者,二則可以用政策和稅務工具左右樓市,所以順帶一提你若信政府干預有效,如今的樓市都係少掂為妙。

 

第三,政府干預成敗關乎長線投資。依家控股講的例子有政府干預成功,如98年港府入市,也有政府失敗的,如2008年溫總放4萬億救市,但我論成敗是政策長遠對經濟的影響,但若是短炒一年半載,其實不論成敗,你在政府大規模干預時去跟,好大機會得,原因係大市急跌後,但是大反彈好可能都有跌幅的一半,是跌得急彈得亦急的原理,加上政府干預可以挾得更高,但反彈半年一年後,干預得唔得才見真章。溫總08年的干預是投放過量兼投放方向不良,造成的遺害很大,例如通脹和樓市的泡沫,你跟溫總入市作長線投資,買大陸樓得,買大陸股衰哂。我亦唔太睇好日本干預的長線效果,估計有一年的短期效果,過埋今年11月,一年過去,日本干預失效的壞影響可能會開始浮現。

 

第四,美國今次干預史無前例。美國如今進行的干預,是史無前例的,比1929年大蕭條後政府的動作還大得多,所以造成環球資產泡沫,特別是樓市泡沫仲特大,最後結果係點無人知。按基本邏輯是「甚麼上升,總會下跌」,問題係低息維持幾耐,這就關乎幾時跌的問題。

 

要留意政府干預後資產市場的澎漲與爆破,要分清中短線和長線的投機投資策略,結論係跟政府干預的方向,短線投機取勝的機會頗大,長線投資就要睇個政府得唔得啦。

 

陸羽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