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3‎ > ‎

[130707] 中國式次按危機

2013年 7月7日

中國式次按危機

2013年6月23日,中國工商銀行出現自動櫃員機故障,客戶無法提款,引起工商銀行缺錢疑團,甚至有香港傳媒將事件稱為擠提。內銀缺錢不是新事物,溫家寶時代,內銀曾經出現資金短缺情況,央行投入4萬億人民幣增加流動性。2013年6月,市場上傳聞中國銀行資金違約,令到不少人感到不安。這也難怪,同一時期,上海銀行同業拆息高企,達到13厘,銀行放款收取的利率只是6厘,資金短缺的情況可而知。

不少人將中國內銀的缺錢情況稱為內銀危機或者地方債危機,我將之稱為中國式次按危機。中國樓按產生的不良貸款主要是由投機性炒房引起,帶有濃厚的中國色彩。美國的次按風暴和中國的次按危機都是房地產泡沫爆破引起,但是房地產泡沫出現和爆破的原因卻有很大差別。美國的次按危機中,樓市泡沫的成因是金融機構繞過銀行業監管,由不接受公眾存款及不受監管的投行批出樓按給沒有良好信貸記錄的人,然後將樓按證券化。最終,證券化後的樓按回流到投資市場,還是有公眾承擔樓按的信貸責任。簡單地說,美國的銀行原本將存戶的錢拿來做樓按,這樣做會受到銀行業監管,生意做不大。投行不是拿到公眾的『存款』做樓按本錢,而是拿公眾的『投資』作為本錢,不受銀行業監管。美國的創新金融手段,放寬對購房者的放貸條件,更多人可以買房子,樓價不停上升,開發商開發更多土地,興建更多的房子,催谷美國房地產泡沫。

中國式次按沒有那麼複雜,沒有樓按證券化,而是官二代控制的國企搞亂市場秩序。中國的銀行不會將錢輕易借出去,對借款人的要求很高,但是,國企要借錢,真是借多少有多少。一些國企利用這扇金融後門,從銀行借取大量資金,然後將資金借給想買樓的個人和有意開發房地產的商人。國企的做法是完全沒有監管,銀行的錢到了國企,就由國企全權處理。中國的中小企借錢有很高難度,企業缺乏資金情況嚴重。可是,中國的房地產發展商卻不缺資金,要多少有多少,買樓的人也是容易借到錢。國企不將錢借給做實業的人,因為做實業賺不到很多錢,不能一朝致富。房地產生意是最快賺錢的方法,國企老總將借來的錢丟到房地產市場去,起初賺了大錢,於是瘋狂起來,只要是房地產項目就將錢借出去,即使沒有成功機會的房地產項目也拿到錢,照樣上馬。結局是中國出現空城百座,深圳最少有200萬套住宅無人居住,上海有420萬長期空置住房。 

中央將錢投入經濟體系,期望可以推動經濟增長,可惜,將錢投入房地產市場,對經濟發展的效益極低,對出口商品的影響更加是負面,因為房價漲了,通脹上升,生產成本亦相應增加。2009年,中央政府每投入1元,就可以曾加0.7元的經濟增長。2012年,每投入1元只是增加0.27元經濟增長,到了2013年第一季,這個數據便成負數。國企為了向銀行借多些錢,於是報假數,將水份注入出口數據,有些國企的出口數字有七八成是水份。各級地方政府和國企一起催谷房地產泡沫,虛報經濟增長數額巨大。中國的信貸額增加68%,虛報的經濟增長是7.7%,實際增長不足5.5%。

央企爭奪地王叫人咋舌,央企可以不用任何抵押從銀行拿到巨額貸款,再用這些貸款推高地價。央行增發4萬億元人民幣基礎貨幣和13萬億元人民幣無抵押貸款。央企得到無限量,無低押貸款,在土地拍賣中,土地溢價率去到5倍的時候,央企仍然照樣舉牌出價。當房地產價格升到中國人民無法負擔的水平,房地產再也沒有買家,國企央企為了推動房地產價格繼續上升,做了像是美國次按的錯誤決定,將錢借給沒有能力還錢的人去買房子。這些人因為貪念,期望買了房子之後,房價急升,帶來畢生用不完的財富。結果,房地產價格不停下跌,次按的動力只能有限,不能無止境地推高樓價。

中國樓價狂升大漲的原因是國企央企拿了國家給他們投資實業的錢去炒賣房地產。樓價升至脫離現實,房地產大量空置,北京空置房381萬套,上海空置房420萬套,深圳至少有200萬套是無人居住。大量房地產發展項目已經開始,但是無法繼續進行,因為已經沒有市場價值,於是出現爛尾物業。中國各地都可以看見大量已經停工多時的建造中樓房。在街上的爛尾樓房和空置死城是一筆一筆的呆壞賬。這些呆壞賬要由銀行承擔,即是由政府包底埋單。

理論上,呆壞賬越多,銀行撥備要相應增加,實際上,銀行辦不到,因為按照實際的呆壞賬撥備,銀行根本上沒有那麼多錢撥出來。銀行只能爭取存款,於是提高存款利率。執筆時,即是2013年6月的1年期定存利率是3.3%,活期利率0.385%,這麼低的利率很難吸引存款。銀行急需資金,於是發行高息理財產品,部分中型內銀的總存款之中大兩成至3成是高息理財產品。有些理財產品年息高達8厘。國有銀行、城市和農村商業銀行的理財產品佔總存款的比率約是1至兩成。這些高息理財產品增加了內銀的資金成本,直接打擊內銀的穩健性。人民銀行為了壓制不恰當的投機活動及影子銀行操作,對高息理財產品有嚴格限制,內銀的高息理財產品早就去到極限,內銀仍然缺乏資金。內銀為了滿足資金需求,於是向其他銀行借錢,令到銀行同業拆息不斷上升,上海銀行同業拆息就一度升至30厘。

美國次按風暴之中,4大投行首當其衝,投資者血本無歸。但是,各大銀行、保險公司和基金持有大量次按證券,美國政府為了保持銀行業穩定性,於是投入數千億美元買爛債。

中國的情況不同於美國,美國的次按風暴只是衝擊金融業,對實體經濟的打擊不大。中國的情況是國企央企向銀行借錢,沒有抵押品,銀行承擔呆壞賬的同時,國企央企也資不抵債。這些國企央企是中國實體經濟的重要組成部份,是實業的主力。國企央企資不抵債會令到中國經濟崩潰,情況和美國次按風暴只影響金融業有很大分別。中國房地產泡沫爆破的破壞力和擴散性嚴重過美國次按風暴的樓市泡沫爆破。

這場中國式次按風暴還伴隨著政治風險,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並非市場主導,而是政府政策主導。中央政府會根據宏觀經濟和經濟指標引導房地產市場發展。可是,國企、央企和內銀的房地產炒賣完全違背了中央的指導。國企和央企向銀行借錢也沒有按照中央的要求,將錢投入實業發展,只是盲目地炒賣房地產。這次內銀資金短缺情況已經持續一個月,由2013年5月至6月,銀行同業拆息高企,加重銀行通過拆息集資的成本。中國人民銀行遲遲不放出大量資金,目的是藉著今次內銀危機整頓無法無天的官二代,把內銀和國企央企的害群之馬抽出來整治。換句話來說,習近平和李克強是要內銀爆煲,暴露違法行為,無法再隱瞞超額貸款以及發行過多理財產品的情況。中央政府為了準備今次整頓,早在2013年年初開始召回官員的海外子女及將海外資產調回中國,解決中國裸官外逃渠道。當內銀資金違約時,中央就要整頓官二代,相信有不少官二代要在刑場上了結殘生,即使不用槍決,相信坐牢數十年也是免不了。官二代不會坐以待斃,相信中國政壇上會有一場激烈鬥爭。

從中央的角度去看,房地產泡沫越快爆破越好,繼續讓房地產泡沫延續下去,只會蘊釀更大的危機,造成的經濟損失會更大。房地產泡沫的殺傷力不容小看,但是,官二代任意淫亂經濟比房地產泡沫爆破更可怕。官二代之患不除,中央政府無法安心施政。要剷除官二代的勢力,最好方法是利用這次房地產泡沫來個了斷。

楊衞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