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QE之後的量緊QT‎ > ‎2013‎ > ‎

[130425] 信貸泡沫逼近爆破臨界點

2013年4月25日

信報研究部 投資分析

信貸泡沫逼近爆破臨界點

隨着近期兩大評級機構調低中國信貸評級及展望,市場開始關注到,內地影子銀行規模近年急速膨脹所衍生的金融系統性風險問題,今期研究部與讀者探討這議題。

信貸評級機構惠譽和穆迪,早前分別調低中國信貸評級及評級展望,表示對內地信貸高速膨脹表示憂慮,擔憂地方政府債務及影子銀行風險上升,最終可能損害金融穩定;而在相若時間,內地一家大型會計事務所董事更直言,中國地方政府債務已演變成層壓式種金的「龐茲大騙局」,最終難逃爆煲收場(這也會牽涉內地影子銀行風險,因為中國地方政府也有透過影子銀行平台獲得融資;見下文)。

霎時間,內地影子銀行所衍生的金融系統性風險上升的問題,再次成為市場焦點。

在探討內地影子銀行問題之前,先讓我們了解一下,何謂影子銀行體系?

中國式體系與別不同

就影子銀行的定義及其牽涉的金融活動範圍,在學術界上存在一定的爭議。

根據2011年10月金融穩定理事會(FSB)的定義,影子銀行體系大致可以定義為信用中介媒體涉及正規銀行系統以外的實體和活動。影子銀行體系也有指是,一些受監管金融機構(如銀行),在一些不受監管的業務(活動)。影子銀行的中介媒體的例子,包括對沖基金和結構投資公司(SIV)等非銀行金融機構。

至於不受監管的業務活動,有信貸違約掉期等(CDS)和債務擔保證券(CDO)等。

然而,由於中國金融衍生工具(產品)市場仍未發展起來,且中國的信託和理財產品等業務,某程度也是受到銀監會所監管,故FSB就影子銀行的定義,於中國便不大管用。

換言之,中國式的影子銀行體系,明顯與歐、美市場存在很大的差異。

無論如何,中國式的影子銀行,至今仍沒有一個清晰的界定。不過,普遍認為,只要涉及借貸活動和銀行資產負債表外(off-balance sheet)交易的業務,均屬於「影子銀行」。而中國式影子銀行的中介媒體,除傳統銀行外,還包括信託公司和地下錢莊等。

至於內地目前較常見的銀行理財產品和固定收益信託產品,均屬於主要影子銀行產品一類(有指這兩類影子銀行產品,合共佔總比重達九成)。

地方政府亦涉影子銀行

值得補充的是,部分地方政府債務是透過第三方的信託貸款形式,把債務包裝成理財產品(即所謂「銀信合作」 ;見【註】),故地方政府債務問題,也牽涉到影子銀行。

那麼,目前內地影子規模究竟有多大?近年增加情況如何?

由於至今仍沒有全面統計內地影子銀行的規模(事實上也難以統計,尤其地下錢莊活動),外界估計由數萬億元至數十萬億元(人民幣.下同)不等,其範圍異常參差。但根據惠譽最新估計,其規模已達GDP的60%,相當於30萬億元之巨。雖然實質影子銀行規模數字都是難以估計,惟其近年增加的速度,可從全社會融資規模(social financing;見2013年3月21日本欄介紹)中的數字,或可找到端倪。

按中國全社會融資規模,扣除人民幣及外幣貸款後,即餘下委託貸款、信託貸款和企業發債等的社會融資規模(下簡稱「非銀行貸款社會融資新增規模」),其12個月數字及與GDP佔比,也許可反映近年內地影子銀行規模膨脹的情況。

融資規模達8.3萬億

從【圖1】可見,截至今年3月止,這類非銀行貸款的社會融資規模,已達到8.3萬億元,較去年同期上升近一倍,約相當GDP的16%,只是略低於傳統貸款規模(合計約9.7萬億元),同期銀行傳統(人民幣和外幣)貸款只分別按年增加一成而已。

有兩點值得留意的是,其一,這裏只是反映內地影子銀行新增規模的一部分,還有不少融資渠道不在統計內,尤其地下錢莊活動;其次,於2009年中央推出4萬億元振興經濟措施,也曾令銀行信貸出現顯著增加,當時12個月「非銀行貸款社會融資新增規模」便曾按年激增達3.6倍,至5.7萬億元(【圖2】;當然其時的基數較目前為低),同期傳統銀行貸款只增加26%而已。

由此可見,內地影子銀行規模急速擴大,在金融海嘯之後轉趨明顯。

那麼,為何內地影子銀行在金融海嘯後增加速度如此快?

中央於2009年推出4萬億元振興經濟措施,經濟回復較高速增長,隨後人行開始收緊信貸【圖1】。然而,企業(尤其非國營的中、小企業和房地產企業)對資金需求仍然殷切,惟基於銀行風險管理及監管等政策因由,令銀行不能直接向其貸款,因而銀行利用委託貸款和「銀信合作」等方式【註】,繞過銀監部門的監管,為企業或地方政府提供融資,直接地令內地影子銀行規模近年來出現激增情況。

內地影子銀行規模近年顯著膨脹,有兩點隱憂不容忽視:

其一,企業債務水平已飆升至甚高水平。如前所述,雖然近年來人行收緊銀根,惟企業卻繼續透過影子銀行的平台獲得融資。隨着內地影子銀行規模急速膨脹,這直接地造成企業債務水平持續攀升。

目前內地企業債務水平佔GDP比率逾1.5倍,遠高於多個新興市場國家/地區和已發展國家的水平【圖3】。

而且,根據以往4次因為信貸泡沫引發的金融危機,中國目前非金融機構債務與GDP佔比,已攀升至接近歷次泡沫爆破前的高危水平【圖4】。

換言之,中央(人行)往後若仍未能有效監管/控制影子銀行的信貸擴張狀況和速度,距離中國信貸泡沫爆破引發金融危機,相信為期不遠了。

其次,影子銀行與房地產市場關係千絲萬縷。透過影子銀行平台獲得融資的企業或地方政府,有一定的比重(相信不低的)貸款是流向房地產市場或與房地產市場相關地方。

然而,目前內地樓市前景,在中央不斷加大力度整頓下變得十分不明朗(儘管目前樓價及銷售表現仍然不俗)。

雖則內地影子銀行產品相對歐、美市場簡單,也沒如牽涉衍生工具高槓桿的問題,惟內地影子銀行與房地產市場關係密切,令內地影子銀行與內地樓市表現拉上一定的關係。

換上另一個角度看,若中央在不斷升級調控樓市政策上最終取得成功,加上中央正逐步加強對影子銀行活動的監管,這無疑將會令透過影子銀行獲得融資的企業,在資金回籠上應將可能出現問題(也難以再透過影子銀行的渠道債冚債),令資金鍊斷裂,影子銀行泡沫爆破的風險也勢將上升。

成功調控樓市或釀危機

值得留意的是,內房企業償債高峰期在未來兩年,金額高達逾800億及近1500億港元【圖5】。由此看來,中央成功調控樓市之日,也許是內地影子銀行「出事」之時。

註:「銀信合作」是指銀行通過信託理財產品的形式,間接地為企業提供融資/貸款。具體而言,通過「銀信合作」,銀行是通過發行信託理財產品籌集資金,向企業(或地方政府)貸款,而不需要動用銀行存款。由於信託理財產品屬於銀行資產負債表外的資產,故不受或受較少銀監部門的監管。

分析員:呂梓毅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