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527] 量寬屆尾聲 好戲在後頭

量寬屆尾聲 好戲在後頭

作者是 王冠一

27-05-2013 (週一)

量寬印銀紙造就了銀行與持有股票、房地產等資產的投資者成為贏家,但就不斷蠶食存戶與依靠退休金生活的普羅百姓。如今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內,主張退市的聲音愈來愈大,亦是聯儲局主席伯南克想迴避亦迴避不了的事實。

伯南克上星期出席國會聽證會時,堅持一貫量寬可加可減的立場。不過,他似乎心裏有數,明白到今後就算力排眾議繼續加碼量寬,印銀紙對振興經濟的作用已經愈來愈小;因為銀行寧願把剩餘的便宜資金,存放聯儲局收取利息,亦無心主動向實體經濟大開借貸之門。

正當市場以為量寬最風光的日子已過,聯儲局的貨幣政策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之際,伯南克原來已經在 5 月初的議息會議期間埋下伏筆,部署下一輪振興經濟的招數。

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議息記錄顯示,伯南克在會中公開質疑,到底沿用近二十年的聯邦基金利率 (Federal Funds Rate),是否仍適合作為短期利率的指標。

伯南克的理據可謂堂而皇之,邏輯亦很簡單:在聯邦基金利率機制下,儲局若要上調利率,必須減持資產。只可惜,在持續量寬的環境下,目前儲局的資產負債表已膨脹至 3.35 萬億美元的驚人規模。假如儲局日後需要加息而大手向市場沽售資產,聯邦基金利率未動分毫,金融市場已經被衝垮了。

自雷曼兄弟倒閉之後,美國國會罕有授權聯儲局,有權自行制訂剩餘儲備金率 (Excess Reserve Rate) 水平,以隨時控制貨幣供應增加或減少。

有專家估計,伯南克其實最終希望以剩餘儲備金率,取代聯邦基金利率的短期利率指標地位。因為儲局調整剩餘儲備金率毋須相應調整資產規模,日後就算需要加息,亦毋須大量減持資產,避免市場承受不必要的衝擊。

不過,筆者認為,部署日後加息並非伯南克建議利率改革的真正目的。假如剩餘儲備金率有朝一日取代聯邦基金利率,成為短期指標利率,聯邦儲備理事將會成為最大贏家,而負利率亦將由不可能變成可能。

聯邦基金利率是由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制訂,即 7 名聯邦儲備理事與 12 位地區聯儲總裁的「協調」結果,跟剩餘儲備金率只需7名聯邦儲備理事決定有極大分別。如果剩餘儲備金率擁有短期指標利率的地位,意味「通常親政府」的 7 名聯邦儲備理事,更加大權在握,今後「府」「行」之間將更加合作無間。

更重要的是,由於聯邦基金利率屬於貸款利率,技術上不可能做到負利率;反觀屬於存款利率的剩餘儲備金率則可以。儲局今後可以透過負利率的手段,逼使銀行向實體經濟放貸,突破量寬一直無法突破的瓶頸。

伯南克的一番言論,證明量寬原來並非儲局的終極武器,更厲害的手段相信仍陸續有來。

 
王冠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