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31] 加息摧毀貨幣

加息有甚麼影響

很多人懷疑美國債息會升到甚麼水平才會停下來。答案是10年期債息去到7厘才會停下來。我曾經在這裡說過,聯儲局退市引起的加息只是利率正常化,聯儲局完全退市之後,美國的10年期正常利率應該是5.5厘。可是,美國國債規模太大,發行貨幣太多,債息去到5.5厘也沒有足夠吸引力。10年期國庫債券利率7厘是相當合理的推想。

那麼,美國樓按利率會是多少? 10年期利率應該是10厘。這也是十分合理的推想。美國的樓市不要有太大期望,但是,也不必過份悲觀。問題是堅持聯繫匯率的香港,港元利率一定要跟得上美元利率。港元定期存款利率會在10厘水平,請想一想,樓按利率是多少。我的估計是13厘至15厘。不要以為我在胡說,1977年的樓按利率是超過20厘。以15厘樓按利率計算,10年樓按是每百萬元月供16,000元。假定樓按是1,000萬元,月供16萬元。如果利率是5厘,同一物業是月供10萬元,樓按利率由5厘增加至15厘,每月供款增加6成。問題出在複利率,年期越長,累計利息越多,將供款年期延長至20年,同樣是1,000萬元的樓按,每月供款由5厘的66,000元增加至15厘的132,000元,增幅是一倍。反過來說,樓按利率5厘的時候,供樓人月供66,000元,可以應付1,000萬元的樓按。到了樓按利率15厘,同樣的每月供款66,000元,只能應付500萬元的樓按。假定供款人的供款能力不變,樓按利率由5厘增加至15厘,樓價應該下跌一半。對於香港供樓人士來說,樓按的每月供款已經去到很盡,是全球最高的供款相對收入比率,加息會直接打擊樓價。

加息的致命一擊在於炒家和地產商沒有持貨能力,只要有貨在手就要支付利息。樓按利率超過10厘是炒家挑不起的重擔。利率上升一定令到樓價下跌,炒家要脫身,真是談何容易。炒家一定要在加息前脫身,否則脫身無望。


加息摧毀貨幣

各位經常在這裡看到很多關於經濟的文章,例如錢荒和加息等。這些文章是節錄自楊某一本新書,金融冰河時期。這本書尚未出版,只是楊某在這裡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分享一下書中內容。有興趣看這本書的朋友,請給個like。

加息會令到股價、金價和樓價受壓,打擊消費,例如信用咭消費、汽車銷售等。這樣的事情,已經是常識。但是,有些加息的市場反應,並非常識,而且可能令很多人出乎意料之外,2014年加息會摧毀貨幣體制。我知道這樣的說話會被很多人取笑,因為加息意味著貨幣價值上升,不是下跌,貨幣變廢紙就更加難以想像。

各國政府的債務像是滾雪球那樣,越滾越大,美國國債在奧巴馬的大派福利之下,突破美國GDP 1.1倍。日本國債更加是高過GDP 2.3倍。即使聯儲局的資產值也由推出QE之前的8千多億美元急升至2013年年底將近4萬億美元。加息會令到各國政府無法償還國債。以日本為例,債息只是2厘,單是償還國債利息已經消耗掉日本政府總收入8成。利息一定要回到正常水平,經濟發展才能正常化。利率太低或者太高都會扭曲市場發展。歐美日等國家無法應付國債利息開支,問題不是國債利率太高,而是國債太多。國債增長得太快,早在2000年已經步上自我毀滅的死路。工業國經濟發展是以借債驅動,不是真正的經濟增長。當工業國沒有能力償還國債利息,只能夠濫發鈔票,填補赤字。適量地增加貨幣供應可以支持經濟發展,但是,世界各國濫發貨幣已經去到瘋狂程度,遠遠超過適量增加貨幣供應的定義。各國政府一起瘋狂濫發鈔票的後果非常嚴重。對於平民百姓來說,宏觀經濟基本上不存在,只著眼於微觀經濟,而且是非常個人的經濟觀。例如走到街市,看到菜貴肉貴就說通脹嚴重。有物業的人看到樓價上升就笑到合不上咀巴,說經濟向好。沒有物業的人就苦著咀臉說樓價太貴。

銀行家,尤其是中央銀行的銀行家、政客、金融機構的大戶看經濟並不著眼於微觀經濟,會以宏觀的角度去看全球經濟。對於政客來說,濫發鈔票就是將平民百姓的錢送進庫房,讓政客可以派更多福利,增加個人政治實力。正是因為這樣,奧巴馬愛QE,愛通脹。對於金融大戶來說,資產升值是發財機會,他們持有的資產會升值,把別人的錢放進自己的口袋。銀行家看利率就更加簡單,利率越低,生意越容易做,但是,風險越高。利率高,生意難做,但是風險較低。基本上,政客和金融大戶有共同利益,平民卻和他們的利益有衝突。樓價是最佳例子,樓價上升是大戶的理想,樓價升,他們就發財。對政客來說,樓價升也是好事,政府稅收增加,經濟怎樣發展也沒有關係。對平民來說,樓價不停地升上去,生活越來越困難,生意越來越難做。政客和金融大戶聯合起來剝削平民百姓的利益是古往今來,屢見不鮮。

QE就是削債

政客不停地發債,以債還債,似乎看不到如何了結巨額國債。平民百姓沒有去想,到底政客和大戶讓國借不停膨脹下去的後果,只是想著今天拿多一點福利。政客和大戶就讓平民今天拿多一點福利,反正,這些福利是借回來,不用花錢。這樣借債,總有一天不能償還,事實上,政客和大戶從來沒有想過要還債。

很多人以為聯儲局是美國的官方機構,是美國的中央銀行,是美國財政部管轄的機構。那是完全錯誤。美國聯儲局是私營銀行,除非得到國會立法授權,美國政府沒有權力全面查核聯儲局。美元是聯儲局發行的鈔票,聯儲局是私營銀行,美元並非來自美國財政部。美國國庫債券是美國財政部發行,是公債。聯儲局發行鈔票買入公債,是私人發行鈔票買公債。美國的將近17萬億美元國債全部是以美元為單位,即是用聯儲局發行的鈔票為單位。原則上,聯儲局可以無需任何儲備發行美元鈔票還債,所以,美國政府絕對不會出現國債違約。原則上美國不可能違約,但是,實際上有可能違約。美國聯邦政府發債有上限,到了上限之後,國會沒有立法授權提高國債上限,美國財政部就不能借錢,即是不能發債。支付國債利息是財政部的責任,因為國債是財政部發出,不能借錢就是不能履行支付利息或者其他付款的責任。換著其他擁有主權貨幣的國家,不發債可以發鈔。美國財政部發行美元鈔票履行付款責任不就可以了嗎? 問題是,財政部不發行鈔票。美元貨幣是聯儲局發行。由於聯儲局是私營銀行,聯儲局將發行的鈔票送到財政部就是借錢給財政部,財政部沒權借錢就不能收取聯儲局發行的鈔票。相信,美國是全球唯一國家,擁有自己的主權貨幣卻不能以發鈔方法抵銷已發行的本國主權貨幣國債。已經發行的美國國債只有兩個方法消除,付清欠款或者以通脹把欠款的價值壓低。QE是濫發鈔票,這樣做有後遺症,那就是貨幣貶值引起的通脹。QE再加上超低利率,美國政府等同違約拒付,將已經發行的國債進行削債。

聯儲局是華爾街財神

說聯儲局是華爾街財神絕不過份。聯儲局買債,即是量化寬鬆QE,是將全世界持有美元的人的財富轉移到華爾街大戶的口袋去。美國政府發債,聯儲局買債,即是美國政府向聯儲局借錢。截至2013年12月為止,聯儲局持有的大約2萬億美元國債屬於公眾持有的國庫債券,美國政府要向聯儲局支付利息。2012年,聯儲局的910億美元利潤,主要是國庫債券利息收入。各位一定以為聯儲局賺錢真是容易,無需儲備發行美元,用無中生有的貨幣買國庫債券就可以收取天文數字的利息。世上沒有那麼便宜的事情。聯儲局無權將國債利息據為己有,入賬之後,這筆900億美元的利息全數交到財政部。換句話來說,聯儲局持有美國國庫債券是不附帶利息。買入無息國債肯定是必賠的生意,不過,好戲在後頭。聯儲局持有美債賺不到利息,但是肯定要虧本,而且是嚴重虧本。聯儲局買債是事先張揚,所以華爾街大戶聞風先動,趁著聯儲局還未入市,債價未升就大手入貨。聯儲局退市也是事先張揚,讓華爾街大戶早在聯儲局還未退市就大手出貨。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中,有約4萬億美元資產,絕大部份是國庫債券、地方債券和樓按抵押債券。聯儲局退市,必然打擊樓市,樓按抵押債券會遭到重創。聯儲局退市就是聯儲局資不抵債的時候。各位不要擔心聯儲局的財政問題,任何私營機構資不抵債就有很大機會破產,只有聯儲局例外,因為這家私營機構可以在沒有任何限制的情況下發行鈔票。

請想像一下,過去100年,美國政府沒有為聯儲局進行全面核數。以前進行的所謂核數,只限於賬簿上的數字核對和個別聯儲銀行的黃金儲備。最重要的核數工作,即是聯儲局發行出來的貨幣,以甚麼原因送到甚麼地方去,怎樣處置,至今仍然是個謎。聯儲局的大股東是誰,至今也是無人知道。2007年開始的次按風暴和其後的金融海嘯,聯儲局發行大量貨幣,財政部大量發行債券,絕大部份去了華爾街的大銀行和金融機構去,除了中國和日本的全球性金融機構也吃掉不少美國納稅人的錢。聯儲局和財政部又為這些金融機構的爛賬壞賬提供擔保。

金融海嘯時期,財政部將金融機構持有的沒有流通性次按證券換成有流通性的國庫債券。聯儲局實行多次QE,把這些國庫債券變成現金。這筆數千億美元的現金現在下落不明。原本,財政部把國庫債券交給金融機構,只是不想那些金融機構垮下去,目的只是增加金融機構的資產流動性,讓銀行能夠繼續做生意。但是,聯儲局的QE讓銀行把這些國庫債券套現,跟著以各種渠道送到不同利益集團那裡去。

最可怕的假定是,楊某深信這個假定,聯儲局的最大股東和華爾街大戶的最大股東是同一家族。回顧以上的論點,聯儲局大做虧本生意讓華爾街大戶發財,如果華爾街大戶和聯儲局的大股東是同一家族,那麼,QE就是某大家族利用自己的機構有權發鈔,大印鈔票交要自己另一機構去。發行美元鈔票就是掠奪全球財富,香港特區政府持有約1,400億美元美國國債。中國和日本持有的國債就更多。由於中國和日本等亞洲國家不是利益集團成員,所以,聯儲局放出來的錢都去了歐美,沒有走到亞洲國家去。


楊衞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