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709] 概率值博殺機難確 生意淡薄不如賭博

2013年7月9日

畢老林 投資者日記

概率值博殺機難確 生意淡薄不如賭博

7月8日,周一。馬季剛結束,本報論家似不乏好此道者,與馬相關或借題發揮的文章,老畢見之不少。在下並無此癮,但早在三十餘年前,許氏昆仲已高呼「人生如賭博,贏輸都無時定」,細心一想,婚姻是賭博,職業抉擇是賭博,做生意以至投資炒賣,又有哪一項不是賭博?

擲骰子的兩個選擇

約十年前,老畢看過一齣韓劇,叫《真愛賭注》。讀者中若有人對此劇殘留印象,多半因為女主角乃在兩岸三地皆吃得開的宋慧喬。「喬妹」並非老畢那杯茶,《真愛賭注》所以引起在下興趣,全因故事圍繞賭場人事,戲名英譯All In,更令人馬上聯想到「孤注一擲」,賭氣逼人。

劇中有一幕是這樣的,拉斯維加斯的賭博專家在男主角面前拿出一顆骰子,給他兩個選擇:①在1至5點中,擲出任何點數均贏,每勝一次彩金1元;②只有擲出6點方為贏,1至5皆輸。每勝一次,彩金6元。以120擲為限,汝道兩個選擇中,劇中人應揀①還是②?

老畢相信,「直覺」會驅使大多數人選擇①。既然贏面高達5/6,每次贏少一些何礙之有,犯不着為了高彩金而捨易取難。畢竟,人類天性追求安穩,揀①似乎較為理性。

《真愛賭注》男主角是個職業賭徒,他的選擇卻是②。熒幕所見,此人不動聲色,惟眉頭皺一皺,答案上心頭,轉念之間,主意已決。老畢一邊看劇一邊盤算,男主角揀的若是②,心裏所想應離不開以下算式:

①120 x 5/6 x $ 1 = $100

②120 x 1/6 x $ 6 = $120

按照此一簡單演算,以120擲為限,選擇②較選擇①多贏20元。早已突破貪婪與恐懼、心理質素超乎常人的職業賭徒,以概率(probability)判斷值博率已成本能,自然不會被這小小考驗難倒。

老畢想起《真愛賭注》,非因周星馳上身,突然變作「賭俠」,而是近日在網上讀到一篇彭博專欄文章,欄主布肯南(Mark Buchanan)談及賭博,所引案例亦是擲骰,雖與韓劇情節不盡相同,但道理一般。

理論經不起實踐考驗

此文意在彰顯現代財務和投資理論過度側重概率,資產合理價值、預期投資回報,不可能像處理單一賭局那樣,按不同結果發生的可能性,作為概率分配的依歸,對時間、投資者/生意人於不同市況或經營環境下的心理變化,一概不聞不問。立足於此等理論的投資組合以至金融監管法則,聽起來頭頭是道,惟風浪一起,真正管用的恐怕不多。

布肯南的測試法門,儘管同樣涉及擲骰子,但跟《真愛賭注》有二點不同:①戲中男主角的兩個選擇,一為六個點數五門皆勝(1至5點),惟每贏一次,所得區區1元;二為六門中五門皆輸,只有擲出6點方贏,勝出率雖低,但每次得手,所得多達6元,即六倍於前者。可是,縱然輸了,兩個選擇俱無所失,分別只在贏多贏少。

②布肯南所引例子,接受測試者雖同樣有兩個選擇,惟「一擲定生死」,開出點數若為6,贏10元;6以外點數全作輸論,每敗一次損失1元。在此例中,敗的概率甚高,但每次損失有限;反之,勝的概率甚低,惟彩金吸引。若由閣下決定,賭是不賭?

布肯南採用的例子,跟《真愛賭注》最大的分別,在於後者並無downside;反觀前者,除勝算和彩金的考慮外,還多了因潛在損失而來的風險。換句話說,作者在測試中引入了「避險意識」(risk-averseness)這個元素。此一賭法,結果非贏即輸,每擲骰六次,約有五次機會損失1元。另一邊廂,贏10元的機會,每六次約有一次。

一鋪清袋後果可怕

布肯南計過數,擲骰多次後,參與賭局者每一擲平均帶來83仙的收穫。這個數字,成為按既定規矩擲骰的「預期回報」。83仙雖微不足道,但擲足100萬次,盤滿缽滿爾。這個賭法雖輸多贏少,惟牽涉的銀碼畢竟有限,勝既可喜,敗亦無傷大雅,且平均收穫多少,已有人事先張揚,願意一碰運氣者,老畢相信數不在少。

然而,同一套規矩注碼大幅提升,擲出6點不是拿走10元,而是把閣下現有的身家乘10;反之,擲出1至5點,閣下所有財產一次過輸掉,你還賭不賭?

此例的「預期回報」,跟前例全無二致,但只須一擲落空,便名副其實一鋪清袋。想到這可怕的後果,即使只看概率不問其他的職業賭徒,亦不可能超然於恐懼之外。

布肯南撰此文,目的是點出現代財務理論立足於對風險過分片面的理解,而人類一旦面對巨大損失,反應極可能難以理喻。決策者嚴重忽略此一因素,以致不少措施聽起來可行,實踐結果卻往往事與願違,成效不彰之餘,還大有可能引發意想不到的後果。

中美「收水」豈無因由

金融海嘯後,內地起初天量「放水」刺激經濟,但信貸擴張跟經濟增長日益脫節,時不時還出現「走佬潮」一類與周轉不靈甚至資不抵債相關的事件,不少廠商寧可炒這炒那,投資理財產品、物業以至藝術品,哪管「預期回報」多合理,也不老老實實投資本業謀求發展。

再看美國,華爾街從海嘯低位回升逾倍,大市交投和散戶佔成交比例卻一年低於一年,量化寬鬆最終益了誰?

生意淡薄不如賭博,中國政府汲取了過去幾年資金空轉信貸錯配的教訓,正在改弦更張;美國在復蘇步伐未穩下急謀「退市」,背後豈無因由?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