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02] 政治風險2012年或主導全球經濟

重點新聞 2011年11月2日  中國財經, 國際財經

謝國忠:政治風險2012年或主導全球經濟

編按:作者為玫瑰石顧問公司董事,經濟學家。謝國忠認為,白領將繼藍領之後,面對職位消息的問題,即便發達國家的白領也不能倖免。在歐洲和美國的經濟難題未解下,收入以及財富分配的不平等,將會在明年引發更多革命,佔領華爾街只是一個前奏。

2012年,發達國家可能會發生革命。高失業率、高通脹和財政緊縮,嚴重擠壓了家庭部門。政治風險可能將在2012年主導全球經濟。

一大批白領或將被永久取代

白領失業率可能會持續上升,這將對需要養家糊口的有經驗的中年高收入人群造成傷害。

信息技術是導致這一局面的最大原因。西方國家在把藍領工作轉移到發展中國家之後,剩下的就是零售行業的低收入工作和市場營銷、媒體、醫療衛生、金融等服務行業的高收入白領工作。後者實質上就是從事信息處理。然而,信息技術日趨復雜,逐步取代了這些白領的工作。這種趨勢是結構性的。一大批白領可能將被永久取代。

比如,每家大公司都有很大的IT部門,處理和維護內部IT系統。在高峰時期,華爾街每家公司每年IT方面的支出為10億到20億美元,IT人員數量遠遠超過金融專業人士的數量。迄今為止,IT部門仍然以安全因素為由抵制減員。但是,當前公司內部IT系統的安全性甚至低於消費市場上的服務。當企業發展到允許員工在家和工作場所使用同一套系統時,它們就能省下一大筆錢。改變只是一個時間問題。這可能會造成近千萬IT人員永久性失業。

金融業是另一個例子。金融業占全球GDP總量超過二十分之一,提供最高薪的職位。金融業大多數工作就是處理和收集信息。但是,大多數信息現在是可以自動收集的,每個人都能夠通過智能手機即時了解。金融業的不穩定在相當程度上是由於從業人員過剩,大家都在試圖通過投機找到足夠的工作而造成的。這個故事馬上就要結束了。金融業可能需要裁減一半的勞動力。這將對白領階層帶來巨大影響。

醫療衛生行業又是一個例子。在大多數發達國家,這個部門的增長要快於GDP的增長。在美國,醫療衛生行業現在占GDP總量的17%,並且是造成美國經濟問題的最大原因。然而,這是一個非生產型的行業。調查表明,醫療支出增加並不會提高人口健康。越來越多的醫療支出都是花費在生命的最後階段,對人活著的時候的健康狀況無甚影響。

人們通常會把醫生和醫院與治病救人,而不是浪費錢財聯繫起來。任何非生產性行業的存在都是依賴消費者的無知,信息傳播將會導致這些行業的衰落。醫療衛生行業的情況很可能要比金融業好。但是隨著時間流逝,也會慢慢開始裁員。

法律、會計、市場營銷、媒體等在過去二十年中得到了長足發展。這些行業的大多數人員通過收集信息並整理成像模像樣的材料而謀生。媒體行業已經深受信息技術的沖擊。同一股力量將會導致其他信息處理行業的收縮。

信息技術對發達國家白領階層的沖擊可謂禍不單行。由於股市和房地產雙重泡沫的破裂,他們的財富嚴重縮水。美國家庭部門的凈價值很可能從2006年的高峰減少了20%。

未來的財富狀況並不樂觀。老齡化意味著房價在未來十年中將會貶值。日本過去十年所發生的事情可能會在其他富裕國家重演。

另一方面,通脹正在推高生活成本。現在的油價是20世紀90年代平均價格的五倍。新興經濟體的需求推高了能源和食品等關鍵商品的價格。即使現在由於油價下跌,通脹似乎略有冷卻,長期趨勢仍然上漲。新興經濟體的需求不可能逆轉趨勢。

發達經濟體工人的掙錢本領在全球化的世界裏將會持續減弱,新興經濟體在價值鏈中的位置無疑將會上升。發達國家尤其是德國和日本的制造業所倚仗的是技術和手藝,而不是知識產權。新興經濟體掌握這些技術只是時間問題。

金融市場在給政府提供借貸時總是遲疑不決,這讓發達國家更加難以救助低迷的勞動力市場和家庭部門。

人口老齡化和信息技術對勞動力市場的沖擊,以及新興市場興起所造成的貿易環境惡化,都給發達國家帶來了重重困難。其政府不但無力提供救助,甚至還可能會減少救助。西方國家家庭部門所遭受的壓力,嚴重影響了其社會穩定。

在2012年爆發

一個世紀以前,由煤和石油驅動的機器讓大多數藍領的就業保障突然消失了。藍領組織起來發起抗議,工會運動由此興起。這一運動是成功的,因為工會可以劫持機器相要挾,並威脅要破壞它們。藍領也可以用大錘和鏈鋸等工具做武器。

現在,白領的處境更加糟糕。他們處理的是信息,而信息都儲存在虛擬空間,任何人都無法以此相要挾。白領同樣也無法訴諸武力來增強其議價能力。

因此,白領的抗議惟有走向國家範圍,改變國家政治,才有可能成功。現在這種零星抗議是無法實現目標的。惟有當這些抗議發展成為國家範圍的運動,成為政治黨派,白領才有可能實現其目標。這類運動很可能將會在2012年爆發。

歐洲現在正處於全球注意力的中心。主權債務危機很可能會從希臘蔓延至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國家。實際上,因為金融市場拒絕給這些政府提供資金,這場危機在未來幾個月可能會進一步深化。但是,美國的問題更為嚴重。2012年,美國可能會成為全球動蕩的關鍵點。

占領華爾街運動就像燎原之火一樣席卷美國。這可能是2012年的一個預兆。慘淡的數據足以說明一切。自2008年以來,已經有將近10%的美國家庭喪失抵押品贖回權,房屋被收走。28%的按揭房屋所有人為負資產。2500萬希望工作的人口失業。自2007年以來,中等家庭實際收入下跌了10%。雪上加霜的是,今年醫療衛生花費上漲了9%。對很多人來說,加入革命至少可以在公園為他們提供一個棲身之所,以及一頓飽飯。

1989年,美國贏得了冷戰。僅僅20年後,美國怎麽會落到如此慘境?原因在於,這種以他人為代價而使權貴變富的掠奪遊戲是應該被譴責的。這甚至不是權貴資本主義。過去二十年間美國證券市場表現欠佳,資本家也就是股東們也獲益欠佳。從這場掠奪遊戲中坐享其成的是那些權貴階層。

美國17%的GDP用於醫療,比其他發達國家高出一倍,但是民眾卻沒有因此更加健康。美國醫療體系的確是一場使醫生、醫院和醫療經理人獲益的掠奪遊戲。

金融業現在是美國憤怒的中心。它在高峰時期曾占GDP的8%,是歷史平均水平的兩倍。但是,大型金融機構的股東損失慘重。4%的GDP進入了金融高管的口袋。

雖然民眾處境艱難,他們卻長期被像2000年IT泡沫這樣由債務引發的金融泡沫和其後的房地產泡沫所蒙騙,以至於相信自己沒有變窮。2008年房地產泡沫破裂時,這一掠奪系統再次利用這一機會,剝削了民眾,用納稅人的錢來救助那些瀕於破產的金融機構。

失敗的全球統治精英

柏林墻倒塌之後,在過去20年裏,以達沃斯為代表的一群自我任命的精英通過金融遊戲統治了全球經濟,通過權力從民眾手中斂財,通過創造泡沫來掩蓋自己的掠奪行為。

真正困擾全球經濟的問題,是這群統治精英希望掠奪遊戲繼續而不是終止。

一年前,我曾預測2012年主權債務危機將引發一場全球危機,尤其是在美國國債市場。這次債券市場行動迅速,預測到了危機的發生,不願意再像以前那樣借貸。在美國,共和黨控制的國會拒絕給奧巴馬政府授權增加財政赤字。壓力從債券市場轉向了政治。政治危機,而不是債券危機,將會成為2012年的主題。

遊戲的結局將會是發達國家降低生活水平,提高稅率。實現這一目標將會遇到重重困難。如何分配這一負擔是一個大問題。高薪白領可能將不得不接受服務行業工作減薪的事實。銀行業人士和醫生可能要接受司機和服務員水平的工資。富裕國家的退休年齡可能要後延三年至五年。

對公平的追求將會推動革命。全球統治精英早已通過金融遊戲將其錢袋聯合起來。他們繼續通過強迫政府救助失敗的金融機構將錢袋聯合起來。

收入以及財富分配的不平等,將會在2012年在很多國家引發革命。

本文原刊《新世紀》周刊,本網獲作者授權刊登。

Comments